您在這裡

出版品

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法案 ──寫在1226之前

文/瞿欣怡 作家、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


過去這一個多月來,台灣同志們經歷最深的撕裂。

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預定審查同志婚姻之《民法》修訂案,卻因為場外反對同志的護家盟抗議,被迫延後審查。台灣社會因為挺同與反同,開始撕裂。原本大眾期待的彼此辯論,也因為反同方毫無底線的謊言,超出辯論該有的基本道德,演變成對同志最黑暗的攻擊。

沒有任何一個人,應該承受這樣的傷害。

反同方吵著說同志婚姻平權是突然開始的,沒有任何程序與說明。那是假的。從1988年起,祁家威就曾請求與同性結婚,並提出同性婚姻法的請願;1996年,許佑生公開與男友葛瑞結婚,藝文界人士紛紛支持,引發社會討論;2000年,祁家威申請同性婚姻釋憲;2006年,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2013年,伴侶盟提出多元成家方案;2014年,憲法模擬法庭以同志婚姻為辯論主題,最後判決限制同志婚姻違憲。

幾十年來,同志一直爭取平等的婚姻權,舉辦無數場辯論、以及明載載立院公報的公聽會,以及同光教會與釋昭慧法師,都曾為同志伴侶證婚。同志從來就沒有停止努力溝通。

另一個更卑劣的謊言,是抹黑校園性別平等教育。為了恐嚇不知情的民眾,反同方拿繪本假冒成性別教育的課本,製造各種假文件。甚至買廣告,在熱門時段公然說謊。

然而,在學校推動校園性別平等教育,不是要教導孩子「變成同性戀」,而是要保護那些性別氣質不同的孩子,不要讓他們被霸凌,被傷害。2000年4月20日,屏東高樹國中葉永鋕被霸凌死去,四年後,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明文規定「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學校應尊重學生與教職員工之性別特質及性傾向。」

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是為了保護弱勢的孩子免於恐懼,教導孩子尊重跟你不一樣的人,是在救命。除了葉永鋕,還有更多孩子在無人知曉的角落被霸凌,最後選擇傷害自己,甚至失去性命。惡意地抹黑校園性別教育,是對同志孩子最大的惡。

那些逝去的生命,是同志們心中最大的痛。

我們見過太多讓人心碎的死別。我的三叔瞿海祥也是這樣死去的。他從小俊逸、優秀,是憲兵隊小隊長,卻因為同志身分曝光,在二十九歲時,在部隊飲槍自盡。他的屍體被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等著傷心的母親來收回去。三叔還那麼年輕,卻再也無法在燦爛陽光下微笑,買一束他最喜歡的鮮花。

在某一次的公開演講中,有一位中年媽媽近乎責備地問我:「你們選擇當同性戀,難道沒有想過父母的感受嗎?」我知道她或許正在經歷孩子出櫃,所以我選擇迴避她的問題。其實我很想跟那位母親說:「阿姨,如果讓我奶奶再選一次,我相信她寧願要一個健康的同志孩子,而不要一具冰冷的屍體。」

我們見過太多死亡。1117後,一位台大的女同志也選擇自殺了。不只是這些死去的同志,很多同志都差點跨進死亡的那一端,我們幸運地活了下來,進入中年。我們受過很多苦,只盼望未來的同志小孩不要再受苦。

法案通過對同志孩子意義非凡,雖然世界仍有歧視,但至少在國家的層次上,一條平等的法律等於告訴他們:「同性之愛不是變態,不是罪惡,是受法律保護的。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傷害你。」

反同方被恨與恐懼蒙蔽了眼睛,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卑劣的謊言傷害同志。過去這一個多月來,同志們流了很多眼淚,不明白人心為什麼可以這麼壞。

即使我們哭了,卻仍然記得,我們渴望的是愛,不是恨。雖然世界傷害我們,但我們在日常中回報的,仍是美好。

我們在不同角落工作,從無懈怠,儘管面對社會上強大的恨意,同志仍給出所有的創意、美好,與專業。同志從來不因為社會給的是恨,就回敬以恨。

同性戀者的起點,本來就是因為愛。我們珍愛得來不易的伴侶,珍愛紛亂世界裡的日常甜美。

同志婚姻合法化的起點,也是因為愛。我們見過太多太多在醫院的生離死別,無法照顧伴侶的苦、無法領遺體的痛、無法祭拜的悲…。異性戀伴侶難以想像的情境,卻是同志的真實處境。

同志從來就一無所有。除了愛。

我們在異性戀家庭長大、讀異性戀的童話故事,被父母師長殷殷叮嚀要找個好異性嫁了,才有幸福。我們的愛仍在被圍堵的城牆裡冒芽,最後鑽出高牆,得到一小方天地,找到另一株跟我們一樣的靈魂,緊緊相守。

雖然面對的是恨,我們渴望的,始終是愛。給同志一條平等的法律,也是愛,是人與人間的善待,我的異性戀朋友們說:「我知道你在受苦,這是不對的,我們應該把權利還給你們。」

同志從來沒有多要什麼,同志要的,只是公平。

台灣已經充滿各種撕裂傷痕,執政者應該用更大的智慧與勇氣,實踐真正的公平正義,而非加深對立仇恨。把人民導向街頭比人頭、比大聲,是執政者的無能,更是人民的悲哀。

在一個多月的撕裂與眼淚後,明天就是1226,司法法制委員會要二度審理同志婚姻法案。因為路權的關係,護家盟在中山南路,同志團體在濟南路,兩方陣營終於在街頭對峙,為此,我憂慮不已。

反同方的網站有很多激烈言論,除了要給同性戀好看之外,還嗆聲要血洗、要組衝鋒隊。我們呼籲護家盟及反同團體請拿出理性與自制,不要在街頭有任何形式的挑釁,用暴力對待同志。

也懇請同志朋友們,面對挑釁,不回應、不生氣,快步離開。1226在濟南路的同志們不要忘了,我們的初衷是因為愛,無論我們經歷過多少暴力,來自父母家庭反對的暴力、學校同學嘲笑的暴力、社會冷言冷語的暴力,以及護家盟過去一個多月來的抹黑,我們都不曾害怕。

我們是赤腳走過黑暗的人,我們看過太多同伴逝去,1226,如此靠近平權的一天,經歷幾十年的黑暗痛苦,終於走到這裡,讓我們帶著微笑走過這一步,不要理會反方惡意的引誘。

我們不應該因為別人的惡,失去自己良善的心,失去對美好的堅持,失去愛的初衷。無論世界多麼黑暗,我們一直相信愛的力量,不是嗎?

1226,讓我們一起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法案。

未來,也讓我們一起溫柔而堅定地向前,直到歧視消失。

原文刊載於蘋果即時2016.12.25 https://goo.gl/LWfRu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