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讀者投稿】找保母最重要的事 不虐待我的孩子就好/張婉伶

文/來自台中的張婉伶

在面對家庭生活開支的壓力下,在生下孩子前與丈夫討論後即決定放完產假即回到職場繼續工作。很幸運的,在家裡附近的社區找到了年紀輕、可溝通的保母。在家裡,對孩子親餵哺育母乳、哭了就抱,希望滿足孩子安撫及安全感的需求。但返回職場,保母並沒有辦法像在家裡一樣給予我們所給的,這當然也是我們很清楚的。

母奶親餵與瓶餵冷凍奶的衝突

一開始,因為親餵母乳,孩子拒絕瓶餵,保母便要求我戒親餵。對於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接受的事情。便與先生開始了「欺騙」保母之路(反正孩子還小不會說話),白天在保母家常常一次只能喝30-50c.c.的冷凍奶。保母也十分為難,只好跟他說我的小孩可能特別挑嘴,不喜歡喝重新加溫的奶。下午接回家後孩子就會馬上撲倒媽媽,把乳房中庫存的奶給喝光。這讓我又更難放棄母乳親餵的路了…幸好撐著撐著開始副食品的補充,孩子的生長曲線也在正常範圍,就一直餵到現在一歲八個月了(持續哺育中)。但現在會走路說話了之後,最尷尬的便是在保母家,拉著我的衣服說要奶奶(笑),保母就會跟他說「你不是最討厭喝奶了嗎?」

要人陪伴,哭的時候要抱不抱?

孩子的哭聲對我和爸爸而言,是難以忍受的事。在家裡我們至少都會有一個人陪在孩子身邊跟他玩、念故事;但在保母家同時照顧兩個孩子,是不可能一直抱著的。在送去的前期,下午接回時常可看到孩子的雙眼紅腫,明顯是哭了很久。保母告知哭時有在旁邊陪伴,但孩子也要學習了解沒辦法一直抱在懷裡。在這個時候我和爸爸就又會陷入「這樣好嗎?」「該放棄工作嗎?」的情緒之中。我們都相信只有自己帶的孩子,才不會有這個問題,但現實真的很殘酷。幸好孩子會長大,隨著他的行動力增加,看到雙眼紅腫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從模仿走到了照顧

剛開始去保母家時,還有一個比我女兒大一歲的姊姊。小姊姊會幫忙一起照顧小baby,幫忙拿東西、分享玩具。到後面兩個人一起看書,一起玩,成為最好的夥伴。曾經一次去接孩子時正在念故事書,到後面就說誰是誰最好的朋友阿~小姊姊就說「ㄤ姑是妹子最好的朋友~。」現在小姊姊也已經上幼稚園了,來了一個弟弟,我女兒也像小姊姊一樣很愛幫忙照顧弟弟、和弟弟玩,相信他們也會是很好的朋友。

和同樣送保母的媽媽聊天,就會發現每個保母面對各種情境如穿衣、喝奶、照顧等作法都不同,只能在與保母面談時知道一點他照顧孩子的風格。對新手媽媽來說,其實在決定保母時是非常徬徨的。政府的手規範了保母證照,規範了居家環境硬體,但在軟體上真的只能靠自己在與保母互動的過程才能的決定。但對於母親來說,最重要的是不管保母怎麼帶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受虐待、能夠活著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