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志工陪力: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參訪心得

文/沈嘉偉(新知實習生)

 

正如往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途中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打亂了我們午後舒緩的步伐,正如1947年二二八事件粗暴地奪走了一整代台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 

    

參訪的開始,仰頭即可看見成串壯觀的百合花燈飾,莊嚴肅穆的俯視著來訪的後人們,柔和的白光似祝福也似叮嚀—莫讓歷史的創傷重蹈覆轍。

     

步入展場,牆上銘刻著「歷史曾經幽暗難明,恐懼亦曾深深籠罩,但,民主為光源,照進塵封的檔案,揭露真相、銘刻歷史。」是多麼不堪啟齒的戰後歷史,讓台灣的先賢們一個個被迫含冤而逝?是多麼暴虐無道的黨國政府,讓善良的島民們一個個噤若寒蟬?

 

     

可悲的台灣人於歷史上從未有過一刻當家作主,縱使是據稱來自祖國的國民政府,對台灣也是以「接收」名義行「劫收」的再殖民之實,台灣人對高級外省人的存在,從「期待、盼望」到「失落、不滿」,終於,在1947年2月27日官員因查緝私菸誤殺市民,爆發日後所稱的二二八事件。

     

多少的台籍菁英還抱持著能與政府商議改革的希望,於各地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協助安撫人民、凝聚訴求,然而,當時擔任台灣行政長官陳儀卻仍請求對岸派兵前來鎮壓,造成台籍菁英大量死傷,例如:林連宗、潘木枝、陳澄波、湯德章等。

     

二二八事件之後隨即進入白色恐怖時期,更多的台灣人民在此時刻遭到迫害身亡、被囚禁失去自由,國民黨長年的威權統治在台灣人的心中留下無可抹滅的烙痕,遠離政治參與明哲保身,而受害者的遺族更是難以面對家人的消失,看著死者所留下來的遺書無不心情慨然。

     

生於今日的我們,慶幸民主的光芒在二二八事件後40年的解嚴來臨,我們可以逐步地去挖掘,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了解前人曾於台灣這塊土地上灑下的血淚故事,而為有重新認識台灣的歷史中去追思、反省,我們才有可能為後世帶來更具溫度包容、和諧互助的台灣,正如步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後的陽光溫暖和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