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志工培訊訓:志工培力再進擊:釋字748施行法

7月到9月是相當熱鬧的時間點,剛好這段時間也有暑期實習生的加入,有新血加入婚姻家庭法律的後援團隊,也讓專線培訓增色不少。這三個月的重點是放在同志婚姻相關法律與實務。主要是5月24日剛通過的釋字748施行法,這部新的法律新知志工了解甚少,因此透過好幾堂課程的培訓及進修,期望來加強夥伴們對於同性婚姻的認知與同志朋友的認識。另外,法律還有安排由張菊芳律師帶來的繼承,助人技巧課程則是加入藝術治療,從藝術治療過程中讓夥伴可以更認識自己與關照到自身需求。

繼承相關法律

張菊芳律師用實際的舉例和試算為志工們建立正確概念,是很有效的方式協助學員們驗證對法條的理解程度,同時也順便釐清其中可能混淆卻不自知的疑義。例如:民法第1140條所指的「代位繼承」,指的是民法第1138條所定的「第一順序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死亡、或喪失繼承權,才可由其直系血親卑親屬代位繼承其應繼分。繼承人若係拋棄繼承,因不符上述條件,其子女也沒有代位繼承權利。這是在面對實際案例狀況中比較容易混淆的,適時提醒讓「代位繼承」的概念遇顯明確。還有繼承權的喪失[民法#1145],非依主觀感覺還必須有客觀事實之論定。

另外,張律師也提醒剩餘財產之請求範圍和遺產的繼承之範圍有密不可分之關係,所以要特別留意其間的糾結並釐清問題。通常是先分配夫妻剩餘財產,再分配遺產。例如:老公平日負責外出上班工作,老婆則在家照顧兩個小孩,某日老公上班途中發生車禍事故死亡,留下婚後財產1,000萬元,但生前並未立下遺囑,此時應如何進行遺產分配?老公車禍死後後,雖然留下財產一千萬元,但這一千萬元並非全部都是遺產,必須先將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的部分扣除,剩下的部分才是遺產,才能依繼承的規定辦理,由三人均分。

同志婚姻家庭之法律權益

在2019年5月24日通過同性婚姻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因此專線課程也在8月安排兩堂與同志相關之內容,期望可補強志工對此之概念與想法。8月21日邀請到林實芳律師對於748號解釋施行法進行說明,以及實務上遇到的難題。這堂課同樣邀請同志諮詢熱線的夥伴、現代婦女基金會、勵馨基金會的夥伴一同參加。期望透過課程學習,也可連結不同團體之資源。

圖一:林實芳律師講解「撲溯迷離」的748施行法

林實芳律師一開始就以「撲溯迷離」來形容748施行法與民法間的關係,簡單的說,可以將《民法》視為本尊,《748施行法》視為分身。究竟《民法》與《748施行法》差別在哪?例如民法有婚生推定,而748施行法則不會有親生子女,又或者是民法中有對於親屬及姻親關係有較為詳細之說明與規範,但748施行法並未說明成立婚姻同時是否同時具有親屬與姻親關係。當然這些規範也說明同性婚姻的某程度跳脫了民法異性戀婚姻的框架,展現另一個婚姻關係的樣貌。但律師也指出「透過後面實際操作後的修法,就會讓施行法跟民法越來越像」

台灣身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但其實《748施行法》制定法律時,卻有不少正反雙方角力的痕跡,同時造成留下許多隱含問題,例如同性伴

侶只能透過繼親收養的方式,收養有血緣關係的小孩,又或者跨國婚姻之爭議,我國即使落實同性婚姻,但外籍伴侶的母國法律若不承認同性婚姻,該婚姻也有可能會被台灣認定為「不成立」。這些都是《748施行法》未竟之處,在法規未保障完整的層面,就只能透過一個又一個個案訴訟才能讓法規愈發完善。

8月27日則邀請到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副秘書長彭治鏐來談談,對於同志家庭生活現況,同志收養現況與流程做說明及分享,以及在《748施行法》下,同志收養所面臨的問題。彭治鏐一開始即開宗明義談到,同志伴侶與異性戀伴侶無太大差異,也想要跟另一半一起生養小孩、共組家庭。然而,同志想要一個孩子的決定,會比異性戀的考量及抉擇的歷程都來的耗時及謹慎,因為除了花費時間蒐集相關資訊及可能會投入大量金錢與時間成本外 (人工生殖、代孕技術),也相當重視親子關係與高度投入親職學習,尤其在被社會高度檢視的壓力下,益發珍惜收養的機會。

圖二:同志諮詢熱線的彭治鏐與熱線志工一起帶領同志家庭的概念

因《748施行法》不可收養無血緣關係者,故同志只能透過單身收養的方式和子女建立關係。一般民眾經常以為收養相當容易,但其實目前申請收養的流程,是需要透過機構有謹慎的評估、考量、審查後才能成功,所需時間至少一

年以上,冗長的流程包含:資料審查→評估&家訪→課程&團體→收養資格審查→媒親配對→試養&家訪→法院申請親權。而評估項目包含收養人資訊、婚姻關係、收養動機、收養態度與計畫、生活狀況。而同志收養除了原先的評估項目外,還加上了身分認同、親密關係、原生家庭、出櫃經驗、因應汙名等項目。同志收養比一般異性戀伴侶收養,需要更多評估、且甚至更久的等待時間。

這次對於《748施行法》的說明與案例分析,還有同志收養的流程與實務上執行,讓我們了解到目前法規與實務還有很大的落差,《748施行法》仍有其漏洞與未完成的目標,要達到同性婚姻與異性戀婚姻保障相同,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除此之外,上述兩堂與七四八施行法、子女收養等同志相關課程,有邀約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勵馨基金會、現代婦女基金會等夥伴來參加,除了透過課程一同學習與進修之外,也藉由課程連結不同機構組織經營之服務。例如同志諮詢熱線的專線內容,勵馨基金會近期設置多元性別暴力服務方案,有做大規模調查外,也有專線服務。而現代婦女基金會則是有與熱線經營10年以上之同志親密暴力的服務,這些內容都是非常棒可提供給新知接線志工了解的資源,無論是來電者或是身邊朋友有需要相關幫助,會可以適時連結資源。

藝術治療:助人工作者同時也須關照自己的身心狀態及需求

「 長久以來,我一直比較擅長去關懷別人、照顧他人,反倒容易忽略自己的需求。所幸這幾年來,我已經進步很多了。」人本心理學大師Carl Rogers在75歲時說出這樣的一段話,也提醒著後進者在長期服務他人的同時,我們也不要忘記去關照、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助人者在助人的同時仍續瞭解到自助的重要性。

圖三:藝術治療課程中學員分享繪畫之結果

本次「 藝術治療-情緒公園 」活動,由藝術治療師Elis帶著在婦女新知從事法律諮詢的接線志工們,暫且放下自己所有的角色,回到「我是誰」、「我有什麼樣的心情」、「我有怎麼樣的情緒」,好好地緩下腳步來關照自己。在Elis的帶領下,透過創作圖畫這個媒材以及肢體的活動,我們分享自己的畫、說出自己的故事及心情,不管是接線過程中的感覺,還是對於自己生活所面臨的煩惱,或是在經歷各種人生階段的體悟,都能在藝術表達活動覺察內在自我,也讓夥伴們相互傾聽內心的聲音,增進彼此的連結。

在紀錄活動的過程中,Elis邀請志工們分享接線這麼多年自己有什麼樣的感覺時,聽見多位接線志工都說出:「感謝、感恩」,一開始我感到好奇,是什麼原因讓志工們有此共感,在後來的團體分享中才逐漸瞭解到社會上有著不少的苦難與紛擾,新知的法律諮詢專線長年來也乘載著每個願意撥打進來的生命,能夠擔任接線志工來為社會付出一點關懷與心力,也許這就是一種幸運吧,而我也期許自己未來如果成為助人工作一員,能繼續勤而不輟地學習貼近生命,也省思各式問題的結構性與脈絡性本質,藉此為我們的社會略盡自己的一份力。

圖四(左圖):透過信任引導的方式進行小團體


圖五(右圖):模仿遊戲─如鏡子模仿對方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