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暴走的媽媽們與缺席的爸爸們

暴走的媽媽們與缺席的爸爸們

撰文/婦女新知實習生、妺名其妙的女性主義版主 王筱涵


筱涵擔任志工帶領遊戲

8月5日 9:00-12:00 台北市孔廟明倫堂前(台北市大同區大龍街275號)

現場由不同性別教育相關組織設計闖關活動供親子參加,我當天在婦女新知擔任志工,負責的就是小朋友的闖關遊戲!

歪斜的天秤——家務分工由誰做?

其實孩子本來就懂,新知設計給小朋友的遊戲非常簡單,由小朋友將原本因為不平衡分工而歪斜的天秤調整,希望可以幫助他們思考家務分工的責任歸屬。

其實整個過程很有趣,大部份的孩子都會先下意識地將家裡的家務分工狀況當作標準答案,洗碗是媽媽、接我上學是爸爸。不過當我問起他們:「這件事情除了媽媽/爸爸做爸爸/媽媽可不可以?」他們總也毫不猶豫說可以,並且自動把所有家事都放到大家能一起做的區塊中,甚至還有的直接跟我說:「所有家事都是大家都可以做,這樣這遊戲太簡單了」,真的很可愛!

雖然只是簡單的過程,但效果令人覺得窩心,其實大部份的小孩都明白家事大家都能做,只是這個社會鮮少告訴他們要去調整跟質疑既有的執行狀況。比起「家務不要由一人負擔」,這個遊戲實際玩起來的效果更接近讓他們想起「家事大家都能做」的事實。

暴走的媽媽們——終於有個場合說起家務分工了

三個小時的活動、近百位小朋友跟他們的家長,最有趣的莫過於觀察媽媽們的反應了,其中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近十位「暴走的媽媽們」。

當我們拿出家務分工版(遊戲預設為媽媽負擔較多家務),這近十位媽媽都有明顯的反應。有的會心一笑、有的直率地跟自己孩子說:「這些平常都是媽媽在做,但是其實爸爸也可以做對不對!」甚至好幾個媽媽玩得比孩子投入。從旁觀察,這些媽媽們像是終於找到機會教育自己的孩子:家務分工應該平等。

這些暴走媽媽們讓這個給小朋友玩的遊戲有了不同的意義,當天雖然是父親節活動,但百分之七十仍是媽媽自己帶著小孩參加。我們的遊戲就像這些媽媽們一個情緒的小出口,讓她們有機會藉遊戲跟自己的孩子說一些一直想說而沒說的事。


遊戲帶領中經常可見由媽媽擔任主要陪伴者

不過讓我最有感的其實是這些暴走媽媽們的態度,她們都知道自己的辛勞、也知道家務分工不合理之處,不過她們的情緒抒發及無奈卻不是盛怒或抱怨,而是經由幽默感表達。說媽媽們認命或許太負面,因為我看見的是媽媽們的韌性跟願意為孩子付出的決心,用「包容」這個詞形容絕對更貼切吧。

尤其我當天三個小時都在帶小朋友玩遊戲,真切體驗到照護工作的辛勞。母職的過度負擔其實不只是家務不平衡而已,還有龐大的情緒勞動跟沈重的教育責任等,太多太多了。這次的活動觀察算是另類的窩心也好、諷刺也行,父親節親子活動,仍看見許多缺席的父親。

親職從不該分性別的,就像新知的小遊戲,最終是希望孩子可以明白沒有什麼家事是誰該做的,共同的家,大家就一起經營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