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從性別觀點看年金改革:性別影響評估在哪裡?

近年來年金改革成為民眾關注的政策焦點之一,不過媒體報導及公眾討論大多聚焦在各職業

年金的階級公平及世代正義問題,較少討論性別面向的年金改革議題。

2016 總統大選前夕,婦女新知基金會邀請各黨總統候選人答覆有關年金政策的提問:「年金

改革議題沸沸揚揚,但因政府在照顧正義及勞動規範上的退位,導致許多在職場處於邊緣、退回

家庭承擔照顧責任的女性,其晚年經濟安全堪憂。請問您如何具體解決年金政策的性別不正義問

題?」

當時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以書面回覆本會並承諾:「有關年金改革的性別正義,將由國

家年金改革委員會討論」,並將「特別關注老年女性與單親婦女的年金權保障」。

總統選前承諾關注老年及單親女性的年金保障

蔡英文總統選前政見強調上任後立即啟動年金改革工程,宣示一年內將相關法案送到立法院

審議。我們基於期待在年金改革的政治議程中能夠納入性別觀點,因此婦女新知基金會接受政府

之邀請加入「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

委員會集結了官方、資方、軍公教、勞工、農民、青年、婦女團體代表,從 6 月 23 日第一次

委員會,到 11 月 10 日第 20 次委員會止,雖然每週一次密集開會,但政府以收集民意為由、遲未

提出改革方案,因此民間委員吵鬧不休、各陳己見,始終難以聚焦形成共識,更別提是否重視性

別觀點的政策討論及規劃符合性別正義的年金改革方向。

婦女新知提案要求進行年金政策的性別影響評估

眼看政府在委員會中連最基本的年金政策性別資訊都沒提供,因此本會 7 月 7 日提案要求政

府提出 13 項年金制度的性別統計分析、性別影響評估~~

為了扭轉老年經濟安全的性別不平等現況,年金改革的願景與格局,必須同步考量照顧政策、

勞動政策、與租稅改革,爰請主管機關報告 13 項年金制度相關之性別影響評估及性別統計分析,

並針對「老年經濟安全保障之多元性別正義」提出全盤性的短中長程計畫,擬訂各階段之政策目

標、解決方針及具體措施,以建構基礎年金制度、進行租稅改革、提升照顧公共化服務量能、消

除勞動職場性別歧視、補強社會安全網所未能涵蓋保障之處。

這個提案被推延排入 9 月 22 日的議程,當天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僅提供「我國年金制度性別統

計與分析」報告,缺乏年金政策的「性別影響評估」內容。依據行政院自訂的「性別影響評估」

相關作業規範,原本政府應評估 13 項年金制度有哪些性別面向的權益受損,也應邀請性別專家、

婦女團體、利益關係人提供意見,並研擬相關的政策修正或因應措施。

因此,我們當場要求行政院性別平等處應延續本提案精神,儘速召開年金制度相關性別影響

評估專案會議。可惜當天主席副總統陳建仁僅裁示請性平處「參考」,至今政府仍無後續的積極

作為。

無論如何,依據行政院性別平等處 9 月 22 日的性別統計簡報顯示,勞工及軍公教等各群體老

年給付的性別差異頗大。由於職場性別歧視、玻璃天花板、職業性別隔離等因素,女性容易落入

低薪、非典型勞動的困境。依據性別統計,女性受雇員工每人每月薪資平均僅約有男性的八成,

導致退休後領取各職業年金的老年給付,各職業別女性平均皆低於男性,例如勞保的老年給付平

均月領約一萬六千元,其中男性平均約一萬七千元,女性平均僅約一萬五千元。再加上女性可能

因家庭照顧而退出職場,工作年資不足,使多數女性在職業年金出現保障不足的問題。

家務勞動者則被歸入國民年金保險,這是台灣獨創的社會保險,集結了各類「無工作所得者」

(家庭照顧者、身心障礙者、失業者、25 歲以上的學生等)弱弱互保,制度設計怪異、邏輯自相

矛盾,要求這些「無工作所得者」(目前約為 353 萬人)每月繳交保費 878 元,老年基本保證年

金的每月給付則僅有 3628 元。難怪國民年金的繳費率一直偏低,2008 年上路以來累計繳費率平

均為 56%,今年更跌到 46%。但政府是否有關心這一百多萬沒繳費的人,他們老後的年金保障何

在?

基礎年金的功能在於預防老年貧窮,但顯然現行的國民年金保險無法給予每個老人經濟安全的基本保障。從台灣 13 種年金制度所覆蓋的老年人口來看,現在 65 歲以上老人共約 300 萬人,

其中月領僅三、四千元國民年金老年給付或保證年金者約佔 46%,高達將近一半 ( 共約 139 萬人,

女性 82 萬人,男性 57 萬人 );領老農津貼 7256 元者約占 20%(63 萬人);領取勞保老年給付

者約 23%(68 萬 8626 人),平均月領約一萬六。綜合來看,前述老年人口領取國民年金 (46%)、

老農津貼 (20%)、勞保 (23%) ,三者合計 89%。

當這九成老人的公共年金保障之適足性出現問題,導致九成老人的經濟來源必須高度仰依賴

子孫奉養、社會救助或私人理財,尤其是老年女性。依據 102 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老年女

性的主要經濟來源有 44.6% 依賴子女或孫子女奉養。

蔡英文總統選前政見一再強調,政府必須建立完整的社會安全網。蔡英文總統亦於選前提出

年金制度兩大目標之一:「給付水準必須讓國民的老年生活不虞匱乏」。如果要實現這個目標,

必須優先討論給付水準如何才能讓老年生活不虞匱乏,其財源又該有多少比例是公共責任,如此

才能成為社會安全網的基礎制度。

因此,本會 9 月 20 日提案要求:

針對年金制度架構,為了預防老年貧窮、創造社會團結與落實分配正義,政府應善盡憲法保

障社會安全的國家保護義務,優先將公共資源分配於建構以稅收為財源之基礎年金制度,使所有

人民不分職業、所得的有無或高低,皆可享有老年經濟安全之基本保障的公民權利;同時政府應

進行租稅改革、擴大稅基,普及提供老人所需之各項公共服務及社會住宅,以符合急遽高齡化之

台灣社會需求。爰請主管機關研議並報告稅收制基礎年金之相關配套規劃,並試算未來可能財源。

但 9 月 22 日委員會對此提案並無決議,當天主席副總統陳建仁仍僅裁示「參考」。直到最後

一次委員會 11 月 10 日,本會重提要求、建議政府應儘速提出改革方案,並試算可能籌措的財源,

以便公眾討論,作為政府明年一月北中南東四場的分區座談會之具體討論基礎。例如:如果將過

去馬英九總統任內不當刪減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從現行 17% 的稅率恢復為以往的 25%,每年約

將增加一千多億的稅收。

政府將於明年 1 月 22、23 日舉辦年金國是會議。因此,接下來本會將邀請各地婦女團體參加

年金座談,如果政府一直拒絕討論稅收制的基礎年金之可能性,拒絕考慮增加企業稅、富人稅之

可能性,所謂的年金改革仍將無法解決保險制的國民年金問題,也無法滿足人民老年經濟安全基

本保障的公民權利。我們希望政府不要短視地只打算解決五年、十年內的財務危機,而應有遠見、

有魄力地用性別、階級、世代的分配正義觀點來解決未來五十年因人口結構高齡化、少子女化所

帶來的年金危機。

近年來年金改革成為民眾關注的政策焦點之一,不過媒體報導及公眾討論大多聚焦在各職業

年金的階級公平及世代正義問題,較少討論性別面向的年金改革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