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聲明】落實性別平權,推動司法改革,只能靠男人?--抗議只見男性人選,無視女性人才及性別平等價值 婦女新知基金會 聲明

先前蔡英文總統提名了謝文定、林錦芳兩位出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在經過新知及台灣守護民主平
台、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等團體以各種行動表達不滿的努力下,樂見蔡英文總統撤回先前不適任
人選的提名。也因此,新知本來對蔡總統寄予厚望,認為未來應會更審慎地提出的人選,且提名
人會更具進步的指標。然而,在媒體所傳出的新一波名單,不但清一色都是男性,而且不少是有
性別保守論述與實務紀錄的人,再度讓關注性別平權的社會大眾感到不滿。因此,新知於 2016 年
8 月 19 日,再度發表聲明如下:

落實性別平權,推動司法改革,只能靠男人?

--抗議只見男性人選,無視女性人才及性別平等價值2016.08.19. 婦女新知基金會 聲明

本會嚴正聲明、呼籲蔡英文總統、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及立法院,應提名及通過更多具有性別意識的女性擔任大法官以及司法院正副院長,以改變既有的司法高層男性獨大的現狀、彰顯及實踐性別平權的價值。

當初總統府新聞稿強調:「總統提名林錦芳為司法院副院長,在於拔擢優秀女性司法人才、提升女性大法官的比例,以彰顯落實性別平權的決心。這同時也是我國司法史上第一次有女性獲得司法院副院長的提名,意義重大。」然而這樣進步的理念及積極作為,何以在新一波的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人選的提名,就消失不見?

我們肯定提名女性人選可以「彰顯落實性別平權的決心」。而本會也一再聲明性別平權的意涵並非僅是增加生理女性比例的狹隘定義。作為長期推動性別平等參政的團體, 本會於2016年7月14日及8月6日,均就此一再重申,總統所提名的司法院正副院長(兼大法官)的兩位人選,以及五位大法官,應重視性別平等的進步價值,包括性別比例、性別意識的雙重進步意涵

總統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人選的作為,攸關未來社會透過司法運作能否朝向進步價值前進,尤其對各項社會關切、高度爭議的議題,要能提供多元的人權觀點。但目前傳出人選只有考慮男性人選、提名者也集中在特定院校出身,缺乏學術與網絡背景的多元性,代表價值與權力的少數集中。其中對女性人才的刻意忽略,更是難以服人。這一波媒體所談的人選若果為真,實在看不出總統及審薦小組對實現性別平權的作為何在?

台灣女性人才濟濟,也已能選上總統,難道我們的政府竟然無法提出具性別平權意識、有性別平權實務記錄的女性適格人選?關鍵台灣社會正義、進步的在司法改革中,為何女性要在關鍵的決策中心刻意被缺席?性別平權又要成空?婦女新知看到目前媒體釋放出的人選都沒有性別平權進步女性,感到非常失望, 因此才正式以聲明對外推薦許玉秀前大法官,希望總統府不要再以找不到女性人才為藉口,我們明知道這樣做可能會被外界誤解我們過去的批判是有特定人選考量,但我們想要提醒蔡英文總統建立性別平等制度與培養拔擢進步女性人才,對於國家長遠發展及落實性別平權的雙重重要性。

許玉秀前大法官是德國佛萊堡大學法學博士,專業領域為刑事法學,不但在刑法學界學術表現傑出,她在2003年獲提名出任大法官,是迄今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同時也是繼楊慧英後第二位非外省籍的女性大法官。自2003年10月起至2011年9月30日屆滿為止,共計作成解釋122件,提出意見書62件。對性別平權與人權維護不遺餘力,也對大法官的解釋程序及作成,做出改革的貢獻甚鉅,許前大法官更舉辦模擬憲法法庭活動討論死刑及同性婚姻問題,對推廣憲政人權價值,法治教育,居功厥偉,絕對有資格及能力出任司法院長。而她再度回任大法官,並非連任,《憲法增修條文》雖有任期限制並限制連任,惟於再任之情形並未明文禁止,故其出任大法官或司法院正副院長並無違憲問題。

以之為對照,我們要求所有人選,都應對其憲法價值、平等人權及性別平權之觀念及曾有的作為,都被加以檢驗。我們要提醒總統,依據司法院組織法,第4條第二項規定,第一項所定資格之大法官人數應不得超過總名額的三分之一,考量即是組成大法官人選的多元性,更重要的是,104 年 2 月 4 日司法院組織法修正公布,立法院通過之附帶決議:立法院曾於104 年 2 月 4 日司法院組織法修正時,立法院黨團協商結論作成附帶決議:「大法官單一性別名額,不宜低於總名額四分之一。」因此,女性人才之任用,是總統應受拘束的義務。也是接下來立法院提問及投票將要據此審查的重要標準。

我們籲請蔡總統提名具有進步意識與實踐經歷的進步女性出任正副院長,同時職掌釋憲及統一解釋法令權力的大法官不應過度集中單一性別,他們的學術與社會實踐背景,更不可缺乏性別平權。婦女新知與其他性別團體長年來推動性別平權政策與法律的改變,深知司法體系因為制度與人事在性別意識上的不足與不友善,造成台灣社會在性別平等推動上的困難,因而我們期許蔡英文總統慎重以對,慎重提名所產生的社會正義意涵,為台灣性別平等加一大把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