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勞基法修法民間公聽會

2015年中,因為勞動部預告將砍除七天國定假日,勞工團體強烈抗議。2016年初總統大選前夕,勞工團體要求總統候選人回應砍價爭議,2016工人鬥總統曾經得到當時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承諾「若損及勞工權益,不會砍假」。然而,民進黨政府甫上台,便違反承諾,立刻提出勞基法修法草案,要正式砍掉七天國定假日。

婦女新知基金會在2016年11月15日,受邀參加2016工人鬥總統主辦的「七天假民間公聽會」,從婦女團體的角度表達反對政府砍七天假的立場,因為砍七天假就是砍勞工休息權、砍勞工薪水,很多女性也是勞工,權益一樣受損。以下是婦女新知基金會代表當天在「七天假民間公聽會」的發言重點。

新知今天參加2016工人鬥總統辦的「七天假民間公聽會」,表達反對政府砍七天假的立場,砍七天假就是砍勞工休息權、砍勞工薪水,很多女性也是勞工,權益一樣受損。

我們並邀請到一位家長邱宜君出席發言,句句都是勞工家庭的辛苦,經她同意後我們在這裡貼出她的發言稿,請大家一起關心砍假議題!

2016/11/15 勞基法修法民間公聽會 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言重點

女性的經濟自主不是只看就業率,勞動條件才是重點

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一直以來都低於男性,特別是早年,許多女性沒有自己的收入,經濟上長期依賴其他家屬,成為家庭中的弱勢,很多人生中的重大時刻都無法自主決定,例如無法繼續升學、無法自主決定要不要進入婚姻、無法自主決定要跟誰住、無法自主決定要不要繼續工作、難以有自己的事業,甚而晚年無法自主決定由誰來陪伴照顧。

因此婦女團體過去長年要求破除「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分工、消除職場性別歧視,讓女性也能透過就業獲得經濟自主。如今台灣女性整體勞動參與率雖然仍低於男性,但年輕女性(三十歲以下)的勞動參與率高達八成多,已經和同齡男性不相上下,甚至高於日韓、北歐,政府也為了因應未來人口老化、勞動力短缺,鼓勵女性進入職場。蔡英文總統本人昨天就在一場演講中,提到要將提升女性勞動參與率作為重要施政目標。

可是,作為支持女性自主權益的婦女團體,我們不會只看政府女性勞動參與率就覺得滿意,事實上,正因為我們支持女性自主,我們不可能在政府鼓勵女性就業、女性勞動參與率也節節高昇的當下,對惡劣的勞動環境視而不見。台灣勞工目前面臨的狀況就是降不下來的工時、爬不上去的薪資,女性勞工也無法倖免,更何況女性勞工還要面臨更多職場性別歧視的問題。

雖然越來越多女性不再為了生存而依附家庭,同時也有越來越多女性必須為了生存落入越窮越忙、越忙越窮的困境,而砍假就等於讓勞工繼續窮、繼續忙。要求女性進入勞動市場去接受惡劣的工作條件,並不是真正支持女性自主;大刀闊斧改善職場勞動條件、消除職場性別歧視,才是真正支持女性自主。所以,我們支持:

    1. 既然法定工時已降為每週40小時,就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再砍7天假。政府說要降工時,就該確實做下去,特別休假日也該同時增加,並確保勞工確實能休到。
    2. 若認為目前國定假日名目應修正,就應該來討論怎麼修改,不必砍假。事實上,由於目前的國定假日名目都來自威權時代,不但紀念獨裁者,幾乎也只紀念男人、男性的事蹟,我們認為這點應該徹底檢討。推薦各位官員、委員參考女書店出版的「好日誌」,當中搜集了與女性權益、性別平權相關的紀念日,涵蓋台灣與世界各國,當中可以訂為國定假日的紀念日(可舉例),很有參考價值。
    3. 勞工與公務員的國定假日規範應齊一。重新修訂時,應該同時將國定假日規範提升到法律位階。假日訂定事關人民權利義務,不該再以行政命令來處理。這件事從解嚴後就一直吵到現在,民進黨不但已經二次執政,這次還全面執政,如果還是沒辦法將國定假日規範提升到法律位階,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明明白白地不把人民休假的權益當回事。

 

減輕女性照顧負擔?除了照顧公共化,也要打破長工時、低薪資現狀

此外,民進黨從競選時期就強力主打長照政策、托育政策,說要減輕家庭的照顧負擔,大致來說這是個好的方向。但是,我們也想透過這個公聽會提醒執政黨,從性別平權的角度來看,除了可及性高的公共照顧體制絕對不能少之外,當家裡有小孩、長輩或身心障礙者需要陪伴照顧的時候,鼓勵家庭成員之間與社群或社區內的合作分工、撐出這個可以彼此分擔照顧責任的空間,也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當一個家裡面有幼兒、長輩或身心障礙者需要照顧時,家裡通常會要求家中經濟最弱勢、最沒有權力的那個人去承擔照顧責任(多數還是女性),而這沈重的壓力也已經造成許多社會悲劇,亟需家庭外的公共照顧體系協助承接,也需要家庭、社區內的互助,來幫照顧者分擔這個重責。

然而,高工時、低薪資的勞動市場,正好就在打壓家屬親友間、社區與社群內共同分擔照顧責任的空間。我們聽過很多年輕爸爸,也想要好好花時間陪伴孩子成長,但苦於超長工時、有假不能放,而在傳統性別分工下,許多媽媽還是必須放棄自己的事業,或者落入非典型勞動,成為所謂的假性單親。我們也聽過很多單身女兒長年獨自照顧自己的父母,非常辛苦,但所有兄弟都要顧自己的工作,一樣薪資低、工時超長、有假不能放,完全無法幫這個女兒分擔照顧父母的辛勞,這些情況特別容易出現在一般勞工階級家庭。

這些承擔家庭照顧責任的人,又特別容易落入非典型勞動,例如一年一聘的派遣或是部分工時工作。若是砍了七天國定假日去增加特休假,可以想見派遣工就是白白被砍了七天假,也休不到特休假;而部分工時勞工也一樣,被砍了七天完完整整的假,卻必須依工作時間比例去請被打折的特休假。

這些家庭照顧者要一邊獨力照顧家人、一邊工作,自己晚年的經濟安全也許都不保,事實上就是這個社會裡又窮又忙的代表之ㄧ。政府不但不優先檢討家庭照顧假為什麼那麼少、那麼難請,不優先檢討公共托育與長照服務的政策和預算何以沒到位,又要砍七天國定假日,完全違背降低工時的政策目標,還讓承擔照顧責任的人更難找到援手。所以我們認為,政府不但不該砍七天國定假日,還應該同時落實勞動權益與完善社會福利,雙管齊下,讓他們的照顧責任可以被家屬親友、社區網絡和公共照顧體系分攤,並改善所有勞工低薪過勞問題,確實保障民眾的休息權、勞動條件與經濟安全。

— 公聽會發言者 家長 邱宜君 —

『我今天代表一個需要撫養幼年子女的女性來到這裡發言。這裡先聲明我的立場,我拒絕砍七天假,我不接受工商團體無憑無據的恐嚇,我不接受執政者鱷魚的眼淚。 我也曾經和我先生現在一樣,是經濟獨立、領三四萬月薪的勞工,現在我是一個無償的家務勞工,也是一個部分工時的受僱者,這轉變的整個過程,我深刻體會到,這個國家對於我們這樣勞工家庭是多麼殘酷。

我還在工作的時候,單日工時超過十小時是常有的事,有些例假我從來沒有放過,但勞基法規定的超時薪資加成,我也從來沒有領到過,換成補休,也常常在用掉補休之前就被公司取消掉。婚假被刁難不能請,只能用自己的補休去湊。懷孕的時候,就不停被暗示不能請育嬰假,連產兆忽然開始了,陣痛中要請產假了,都要主管被指責怎麼沒有自己找代理人。

老闆阻擋休假的最主要理由,就是:沒有人。老闆維持低度人力的運作,對於補人、協調人力非常被動,假裝讓工時長、休假少這件事,好像不是公司的問題,變成是員工之間的問題:你請假,就操死你的同事,改天他請假,就換他還以顏色。大家每天盼望老闆補足人力,結果永遠只有一句共體時艱。

蔡總統哭說砍假是經濟轉型的必要之惡,但我要說一個任何市井小民都明白的道理,台灣經濟轉型和社會進步困難,關鍵就是慣老闆被你政府慣壞了!這些慣老闆,阻擋基本工資調高,拒絕調薪,抵抗降低法定工時、動不動就威脅恐嚇社會,他們的公司企業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競爭力?或許他們唯一的競爭力,就是剝削勞工,他們最大的獲利,就是壓榨勞工。他們之所以長期能這麼做,就是因為我們的政府,長期的保護這些無能無良、不求進步的資方,完全無視我們這些勞工,這些勞工家庭的苦。

長久以來,我們勞工連勞基法已經有的權益,都享受不到,今天資方,勞動部,總統,竟然還有臉繼續從我們手中奪走更多!總統用媒體頭版這麼珍貴的公共空間,讓大家看她掉淚,說她痛苦,我只覺得非常噁心!是我們這些勞工家庭的血汗,撐起了扶不起的阿斗產業,撐起了微薄的生育率,未來,是我們的孩子要勞動,要繳稅,要不成比例的,去撐起台灣的社會運作,去照顧台灣的老年族群,也包括照顧現在試圖奪走我們權益這些的人的老年。 然而,政府是怎麼對待我們的?放任。任憑人民受苦!法定應有的權益都沒有認真保障,還要奪走更多!今天這個修法,是一個歷史的時刻,將要記載,世界上在這個工時超長,生育率超低,休假超少的國家,在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和台灣第一位女總統領導下,是怎麼對待我們廣大的勞工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