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記者會】性別平等教育要前行 下屆委員別再鬼打牆

還記得2013年年初,新知和許多關心性別平等教育的伙伴一同到教育部門口抗議,反對教育部聘任曾發表過性別歧視性語言的人擔任委員嗎?當時,教育部以聘任委員沒有不適任,都是民間推舉為回應,輕輕鬆鬆檔掉民間的焦慮與質疑。這兩年來,這些不適任委員不斷的在教育部的性平委員會裡打壓、排擠性別平等教育、同志教育,也針對12年國教課綱中對於性別平等教育融入多有刁難,且要求刪除「多元性別」、「平權運動」、「同志」等字眼,都讓許多伙伴氣憤與憂心難當。

從10月起,性別平等教育戰場風起雲湧,我們先是在12年國教課綱會議上針對各項反對性別教育融入的意見提出說明與反駁;同時還集結民間團體召開課綱培力工作坊,共同檢視與討論12年國教課綱的修訂方向。12月,教育部性平委員即將任滿改選前,民間團體再次召開記者會,提出三大訴求,要求教育部要扛起責任,切莫怠惰卸責。尊重多元不是口號,而是面對各樣真真實時的生命的態度;性別平等教育要向前行,不能再因為害怕或是保守勢力反撲而倒退!

性別平等教育要前行 下屆委員別再鬼打牆

尤美女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台灣女性學學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
聯合記者會

時 間:2015年11月17日(週五)上午10:00

地 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6會議室

出席名單:尤美女(立法委員)

林以加(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

鄭智偉(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

陳玫儀(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執行秘書)

林秀怡(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顏寶月(教育部專門委員)

2014年1月21日,民間團體與尤美女、鄭麗君立委辦公室曾召開「請鬼開藥單!性平教育藥到命除!」聯合記者會,強烈抗議教育部對明顯不適任委員之聘任案。教育部性平委員會負責全國性別教育法規、政策的研擬,讓充滿歧視思想的學者擔任委員,必然阻礙性別平等教育推展,大開我國性別平等教育倒車。教育部當時表示「人已聘了,不可能更改」,無視上開抗議,隨後以「多元聲音」包裝這種違背《性別平等教育法》(下文以性平法稱之)精神的作為,執意聘任不認同性別平等精神的人士擔任性平會委員。觀察這兩年性平委員會的運作,不僅部長經常缺席,更在權力拉鋸、空轉退讓、資源緊縮的情況下,致使性別平等教育停滯不前,甚至出現退步情形。

現在正值教育部遴聘第七屆性平委員會委員之際,我們呼籲教育部:

一、公開性平委員遴選作業規範(包含標準與過程)。

二、遴聘具有性別平等意識之專家學者、民間團體代表及實務工作者擔任性平委員。遴聘之性平委員必須具有性別平等專業。

三、勿曲解「多元」的意思,遴聘不支持性別平等體制的委員。

/圖片1/聯合記者會照片

不適任委員開倒車,性別平等教育推展遭延宕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林以加指出本屆部分性平委員,對於性別/性傾向平等毫無概念,不但不思促進、推動或落實性別平等教育,反藉由其委員之身分,恣意反對同志議題與多元性別教育,更以主張「建議結合民間團體、家長團體之力量,加強推動生命教育與真愛教育」的理由,強調「目前同志教育談論太多,應回歸兩性教育」之論述,挑戰性平法「實質平等」的正當性。這些公然對多元性別議題發表歧視性言論,其實已構成「性平法所定義之性霸凌行為者」。「反同志教育、反性別平等」人士進入教育部性平會擔任委員,僅著眼於特定議題之反對,對其他重要的性平教育政策與施行消極無作為,直接導致會議議事之延宕及運作之困難。教育部造成「請鬼開藥單」之事實在先,身為教育部性平會委員的現任教育部吳思華部長上任迄今,卻僅僅主持過一場會議,致使教育部各機關無積極作為,屢屢退守。身為性平法主責機關的教育部,對全國各縣市和各級學校,示範了最糟的性平委員會運作方式。

教育部應遵守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精神,遴聘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

教育部理應恪遵《性別平等教育法》法規,建立性別平等教育環境,始足符合其全國教育主管機關之地位。其聘任之性平委員會委員,包括專家學者、民間團體代表(含家長團體代表)及實務工作者,必須具有性別平等意識,且能提出具體事證,說明其具性別平等專業(行動、研究或專長)。同志諮詢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除了分享自己小學時曾性別氣質,被老師在課堂上呼巴掌羞辱、被同學排擠,更提出具體數據指出,有七成五左右的同志在國中以前就了解自己的性傾向,卻有高達五成的同志,到了大學以後才有辦法對別人說出口,自己喜歡同性的事實。而這些身處暗櫃的孩子,在教育現場受到的歧視與霸凌,在2000年到2010年之間,因為性平教育的推動而暫歇,但隨著2010年真愛聯盟的出現,我們又開始在媒體上看到同志學生被霸凌、因為霸凌而自殺的新聞,教育部應該正視性平教育的停滯,對於教育現場會造成多大的負面衝擊。我們絕對不願意看到教育部的妥協、退讓和不作為,讓安全、友善的就學與成長環境,只是口號,在文宣上響起。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則是再次重申,教育部不該再拿「多元」來掩飾這些反對同志、強調性別二分僵化思維的「不同意見」。多元性 (diversity) 是針對弱勢群體的涵納(inclusiveness)。就整體社會而言,性別平等還沒有成為真正的主流價值,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的存在就是為了促進多元性,在不平等的社會結構中,有追求平等的體制參與管道。另外林秀怡也指出,教育部應透過會議議程跟發言紀錄的公開,強化公民對於性平委員是否善盡職責的監督力道。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執行秘書陳玫儀以自己身為母親的角度,對於教育部提出呼籲,教育部性平委員會的職責,不是再度落入性別二分,只談女人可以當工程師、男人可以當護士,而應該創造能夠真正尊重各種生命態樣的「性別平等」教育環境,讓擁有不同特質的孩子,都可以自在、不受壓迫的成長。若教育部仍然遴選下列特徵的人擔任第七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委員:具有同性戀恐懼與歧視同志之意識形態、不具性平專業且誤導或扭曲性平教育、或以宗教引領性別平等教育,無疑是公然違背《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精神,請鬼開藥單的結果,就是藥到命除。

制度建立刻不容緩 真平等、真多元性別教育不能等

立法委員尤美女也表示,目前性平委員的聘任機制,至今只有在教育部自行擬定的組織規程中規定「由部長遴聘之」,完全存乎部長一心。10月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曾就此事對部長質詢,當時吳部長曾承諾修正規定,遵守性平法及施行細則之規定,但至今尚未看到有任何遴選機制之建立。對此,教育部專門委員顏寶月說明已完成遴聘規則之擬訂,正在呈核中,第七屆委員之遴聘會考量委員的性平意識與專業進行。會中,民間團體對於教育部提問,像是針對教育部所說,性平委員會之運作有分組、分層討論,不會有單一委員影響會議結論之顧慮,性平教育協會便反駁,今年國教署就曾經將小組提至召集人會議,在召集人會議中被否決的提案,發文給各中小學要求停止使用《青春水漾》一片作為輔助教材,顯然所謂的分級分層,在國教署可以隨意發文的情況之下,根本形同虛設;另外團體也要求教育部回應,對於第六屆性平委員在性別平等教育推動上的進展為何。不過這些問題,教育部都未正面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