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投書】女人當總統,然後呢?/曾昭媛、陳宜倩

文/曾昭媛 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

  搜尋台灣婦女運動資料庫,婦女新知多年來倡議:女人如想改變政治場域的邏輯與生態,就必須投入「從政」(最廣義),以政治實踐來獲得平等。在呂秀蓮擔任副總統時期,有國小女學生在「我的志願」作文寫下,我將來要當女「副」總統,當時性別平等教育工作者將之拿來作為對於台灣社會普遍「男女有別」的生活教育反思之實例,為何小女孩們無法盡情夢想,可以當副總統、總統、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物?今日距離大選一個月,台灣可能是最接近創造歷史上女性公民成為國家領導人的時刻,這代表了什麼?對於台灣這新興民主國家而言有何意義?

  然而,這次總統大選竟然沒有任何一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出婦女政見或性別政策,包括民調領先、唯一的女性總統候選人。也許,你說:要當全民總統,而不是女性總統。但是「女人」並非是與「男人」截然二分,女人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弱勢處境必然地會影響身旁的家人與最弱勢、最仰賴女人的(老弱婦孺,包括男性的老弱孺)。當水被汙染了(RCA案例),在性別化社會(gendered society)中首當其衝的是要兼顧照顧家人與工作的女工們。當呼吸有害身體健康時,要暴露在外工作、接送家人、照顧生病者的是勞動者。如果不曾看見社會既存的性別、階級與種族歧視交織的困境,以中性「全民」涵蓋有各式各樣社會差異的人們,那是仙女在雲端,如何能領導台灣?

  婦女新知基金會從1989年台灣第一次民主化選舉,就聯合其他婦女團體發表「十大婦女聯合政見」,後每次大選都提出民間政策訴求,要求總統候選人回應。檢視過去藍綠輪流執政,男性總統的婦女政見大多跳票,連最基本的內閣女性1/4比例都做不到,陳水扁與馬英九總統都僅在第一年執政時達1/4,後歷次內閣改組女性比例都往下降。

  這八年在國民黨執政下,各種社會處境更加惡劣,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煩心,幼托及長照的公共化服務量能低落,市場價格高又品質不穩定;職場懷孕歧視及性騷擾嚴重,女性就業受到結婚生子而中斷,老年之後又缺乏經濟安全保障;食品安全及環境污染事件頻傳;教育商品化,教育費用高漲,畢業等於失業、或要忍受低薪剝削,還要背負學貸;「殺女人」(情殺、分手暴力、家庭暴力、兒虐)事件頻傳,但政府相關業務的預算及人力卻不增反減;如果是同性戀、跨性別者,在學校、職場受到歧視,想與伴侶互相照顧、確認彼此財產及生活代理的法律關係,婚姻平權及伴侶權益的修法又被擱置,政府說要等待「社會共識」;單親、移民、原住民等多元家庭權益及福利資源總是匱乏,政府說稅收不足卻又持續減富人稅,罔顧社會分配正義。

  面對即將上場的總統辯論,我們期待蔡英文能夠明確回應:過去八年國民黨做不到的各項婦女及性別政策,你做得到嗎?也希望朱立倫、宋楚瑜能夠讓我們有一些驚喜:馬政府這八年做不好,你們能提出什麼解方?

  女人當總統,我們期待:男人霸權式政治場域邏輯與生態的改變,而不只是更多女人加入男人的政治活動。我們憂慮:女人太快學習男性傳統政治,與資本主義及父權邏輯的財團利益站在一起。現在,我們衷心期待三黨總統候選人辯論能夠提出婦女政見或性別政策,聚焦在具體政策論辯,才有助於人民社會生活發展。


(原文刊登於2015.12.19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