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出版品

女人的身體如何審查分級?紀錄片《祝我好孕》兒童不宜?試映會/覃玉蓉

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導演陳育青、蘇鈺婷,花費四年拍攝了一部生產紀錄片《祝我好孕》,

希望透過影像,打破社會上對女性生產的狹隘想像。影片當中,有的女性在家生產,有的女性在

醫院生產,身旁都有助產師的陪伴,讓她們在懷孕期間、生產過程中充分參與,最親的家人也一

路相伴到生產那一天;影片當中可以看到生產的女性在過程中自然地裸露身體,幼兒也在旁陪著

媽媽,等待弟弟妹妹出生的那一刻,興奮地拍手、幫忙剪斷臍帶。

 

《祝我好孕》這部具有教育意義的影片,在很多家長間廣受好評,兩位導演也希望能夠廣泛

播映,遺憾的是,影片卻在參與新北市紀錄片影展送審時,被文化部分為「12 歲以下不得觀看」

的輔導級。當眾人想知道《祝我好孕》被分為輔導級的原因,卻發現「電影片分級審議會」本應

依法公開審議結果,也沒有公開。

於是,10 月 18 日,《祝我好孕》在國家婦女館舉辦媒體試映會後,隨即召開記者會,從《祝

我好孕》被分為輔導級的事件,檢討我國電影分級制度的缺失。婦女新知基金會受兩位導演邀請,

由秘書長覃玉蓉代表出席記者會。

新知在記者會中強調,雖然仍有人認為赤裸裸的生產畫面難以接受,甚至可能嚇到孩子,但

是電影審查制度若必須存在,審查標準就應該有開放討論的空間,每部影片想要傳達的訊息、導

演的本意、觀者的感受,應在交流衝撞的過程中,動態地、以說理的方式來形塑電影分級的標準。

 

也許有人認為,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女性身體裸露的畫面,所以不該讓孩子看。但這也正是可

以爭議的地方。女性主義者向來反對以裸露的女體當作娛樂或行銷噱頭,因為在這個普遍發生的

脈絡下,女性的身體被用來讓男性觀賞、賺取利潤,在這樣的關係裡,女性受到男性宰制,性別

權力關係是明顯不對等的,若讓孩子對這樣的權力關係習以為常、喪失反思能力,是失敗的性別

平等教育。

但是回到《祝我好孕》這部紀錄片,片中呈現的裸露女體,是在許多人事物的支持與關懷

下,用自己的力量孕育誕下新生命,它呈現的並不是女性受到男性宰制的關係,它的訊息正好相

反——這些影像要呈現的是,過去被社會常規隱蔽的女性身體的力量。像這樣的案例,難道不就

是很值得公共討論嗎?而要促進公共討論,文化部的電影片分級審議會應依法公開審議結果,並

詳述分級標準與理由,就是重要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