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照顧崩潰=防疫崩盤!防疫紓困政策應正視人民的照顧崩潰困境

【新聞稿】

照顧崩潰=防疫崩盤
防疫紓困政策應正視人民的照顧崩潰困境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時間: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上午10:00開始
▍記者會直播影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awakeningfoundation/videos/544151680502467 
▍主辦單位:婦女新知基金會

▍主持人:沈秀華(婦女新知基金會常務董事,國立清華大學社會所副教授)

▍發言代表:
覃玉蓉(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三歲小孩的媽媽,幼兒園停課與否及家庭照顧之困境)
林香如(台灣婦女展業協會秘書長,單親女性之照顧困境)
張筱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家庭照顧者之照顧困境)
張子珩(臺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護理人員之照顧困境)
許瑞珊(臺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會員,執業醫師,醫療人員之照顧困境)
郭志南(高雄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秘書長,八個月男嬰的爸)
李曼君(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教保人員之照顧困境)
翁麗淑(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新北市鷺江國小教師)

 

近日疫情升溫,從官方政策到媒體輿論都很關切醫療量能是否能夠支撐,全民都希望不要出現醫療崩潰的情況。然而,許多民眾早已瀕臨照顧崩潰的困境,卻得不到政府的重視:|

1.育兒家長及三明治世代的照顧崩潰:

目前政府的防疫重點,說穿了就是經濟掛帥不讓公司停班,但停課或線上教學就無所謂;老闆撐不下去要設法紓困,但勞工缺乏有薪休假來照顧家人就無所謂。各級學校及幼兒園頻傳停課或改為線上教學,孩子誰來顧?地方媽媽群組民怨沸騰,政府及公司不給有薪假,為了避免長者染疫風險又不敢請長輩帶孫,家長如果咬牙請假照顧家人就會減少收入,憂慮家庭經濟坐吃山空。三明治世代面對各校停課、托育及長照服務收緊、收入減少的多重危機,原本家庭照顧負擔就很沈重的單親及家庭照顧者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2.照顧體系及公共服務人員的照顧崩潰:

醫護、社工、教師、托育及長照等各類公共服務人員以女性居多,工作性質皆與廣義的照顧相關,也是共同守住防疫前線的核心工作人員。疫情升溫期間他們工作超量,再加上前線染疫人數增加、人力短缺而更加惡化,照顧體系服務量能吃緊,疲於應付民眾因得不到服務而情緒激動,還要憂慮自己可能帶給家人染疫風險提高,但從政府到照顧體系各環節的決策者都忽略這些防疫人員也必須兼顧自己家人的照顧責任。前線打仗,政府為何不給後援?

防疫紓困政策的「照顧盲」思維導致政府只看醫療能量表面數字、只顧經濟發展、不看實際的家庭及照顧服務量能。照顧是防疫的基本盤,只有照顧安全網還運作良好,醫療體系、就業就學、與疫情共存的生活才可能。照顧能量若崩潰,防疫也難不崩盤。

美國、日本、韓國、德國、法國等歐洲許多國家都有提供防疫休假期間的薪資補貼,讓民眾可以安心配合防疫措施來休假照顧家人。反觀台灣卻是「防疫照顧假」不給薪,政府要求全民配合防疫、卻漠視眾多家庭的照顧崩潰困境。

去年五月婦女新知基金會等27個民間團體聯合呼籲「防疫照顧假」要有薪資補貼,今年三月婦女新知基金會等57個團體及工會怒吼爭取「家庭照顧假」要給薪的訴求,政府有回應人民的迫切需求嗎?相關法案還要躺在立法院冷凍庫多久?從去年五月進入三級警戒,再到今年五月疫情升溫,已經一年了,「防疫照顧假」仍然無薪,每年七天的「家庭照顧假」勞工也仍然要扣薪。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作為3歲小孩的媽,痛批政府宣稱要做家長的神隊友,卻不給家長有薪的照顧假,疫情升溫政府就是超級豬隊友。家長群組對於陸續傳出兒童感染死亡或重症案例而憂心忡忡,專家提醒,小於5歲的兒童沒有疫苗、小於12歲的兒童沒有口服藥,兒童只剩下戴口罩及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可用。然而,眼看確診人數快速上升,但許多國中小只改為線上教學、幼兒園大多不敢全面停收,各校就是擔心一旦全面停課,家長因為缺少有薪假可請休照顧孩子而引起民怨,只好讓沒打疫苗的孩子冒著染疫風險繼續群聚,換句話說,政府根本不願意全力支持家長的防疫選擇。

 

防疫紓困政策「照顧盲」:政府漠視勞工照顧假要扣薪、照顧服務人力短缺之困境

政府漠視人民處於照顧崩潰又缺少有薪假、照顧服務體系人力短缺的困境,市場嗅到民眾需求缺口,防疫險保單滿天飛,上演著國家無情、人民自救的諷刺劇碼,民眾只能自力救濟來買商業保險,否則所謂「全民防疫」早已瀕臨崩盤?

眼看今年疫情升溫,家長擔憂自己若被迫請休來照顧家人,只剩下商業保單可自救當作未來家庭經濟的備糧。人民熱衷防疫險的程度,象徵著政府忽視人民照顧崩潰困境的嚴重程度。防疫保單從今年初到5月16日止的統計高達250.7萬件。醫療人員疾呼保險公司不應要求PCR確診證明、以避免醫療量能被PCR確診證明分散而延誤治療重症病患,政府坐視民間互相指責,坐視人民搶買防疫險來自力救濟,彷彿民眾的困境與政府無關似的。但問題根源就是政府不給照顧者足夠的有薪休假,要照顧者自己解決,不是嗎?
 

照顧崩潰,國家缺席:人民搶買防疫險自力救濟,付不起保費的弱勢者掉在社會安全網之外

至於連商業保單都買不了的弱勢家庭,政府要放任他們自生自滅嗎?繼續漠視他們自己請無薪假來照顧家人,還能撐多久?許多弱勢家長為了照顧一家老小,連勞保、就業保險的每月保費都必須省下不付,政府去年發放的勞工紓困補助卻嚴格要求必須具有加入就業保險身分的人才可領取,沒有加保的非典型就業者通常工作不穩定又低薪,才會連保費都要省,他們在疫情衝擊下遭受失業或減少收入,反倒拿不到勞工紓困。今年政府還要重蹈覆轍、坐視這些沒有社會保險的人掉落在政府的社會安全網之外嗎?

台灣婦女展業協會秘書長林香如說明,他們服務的單親女性在疫情衝擊下面臨最大的生活困難為經濟問題佔70%,多數因疫情而影響工作、收入減少,非典型就業者高達52%,例如部分工時的長照服務人員、清潔業、美容美髮、餐飲服務業等收入減少,部份單親女性連房租都繳不出來,只能仰賴社福補助,或投靠親友寄居而無獨立生活空間,就連快篩劑的費用也成了負擔壓力;其次的生活困難是疫情讓單親家長的身心壓力更加沈重,但何處可尋得喘息服務來安撫他們的需求?單親家長平時就必須獨自照顧孩子與賺取收入,再加上缺乏支持系統,不禁焦慮自己或家人如果確診之後,不知道後援在哪裡?例如近貧的單親女性拿不到社會救助又搶不到公共托育弱勢名額,只能從事可將孩子帶在身邊的小吃攤販工作維生。

疫情衝擊下,單親家庭、長照家庭需要有薪的照顧假來保住工作收入、免於落入貧窮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呼籲政府重視,失能者推估約79萬人,當疫情升溫而中斷長照服務,導致家庭主要生計者可能影響上班或收入,受到影響的長照家庭人數可能超過百萬,政府應優先提供居家服務給這些長照家庭,並提供有薪的照顧假,貼補請假損失,且確保不被解僱。如果長照家庭的主要生計者失去工作收入,這個家庭將陷入貧窮深淵。

臺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張子珩指出,疫情嚴竣、人力短缺,護理師權益更被漠視,政府竟然將惡劣的護病比就地合法,專責病房的護病比原本規定是1:5,實務上現況已惡化到1:7,護理師工作不堪負荷,現在指揮中心居然宣布將放寬至醫學中心1:9、區域醫院1:12、地區醫院1:15,罔顧醫護人員勞動權益及醫療品質。護理人員若想請假照顧家人也受到百般刁難,如果自己確診了,一是被醫療院所要求用掉自己的休假,二是竟被要求抱病提前返工。護理師吶喊我們也想要照顧自己家人,但卻要犧牲自己來照顧病人,政府該給我們更多補償及後援。

醫護、社工、教師、托育及長照等各類公共服務人員:工作超量、染疫風險、家庭照顧、身心壓力

臺北市醫師職業工會許瑞珊醫師表示,醫療人員在疫情期間,也跟大家一樣會面臨學校停課、小孩無處去的問題。尤其目前政策都是配合疫情滾動調整,停課說停就停,家長若不是有強大後援,就必須在停課期間找到工作代理人,才能在家照顧小孩並協助線上課程。然而疫情期間工作已經吃緊,不容易找到工作代理人,即使找得到,停課期間一長,不但欠下不少人情債,收入也大受影響。 目前在這一波停課期間,終於有小學和幼兒園願意開放有需求的學生到校,但也有聽說學校老師不希望學生到校的狀況,家長最後還是咬緊牙關自行照顧。期望政府能正視醫療人員面臨的托育問題,提供更友善的照顧環境,讓大家更能無後顧之憂地投入防疫工作。

高雄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秘書長郭志南指出,隨著疫情日趨嚴峻,不論是公部門或私部門的社工人員,近來普遍都要面臨服務過程中的染疫風險,另一方面也要十分擔心返家時傳染給家人的精神壓力。於此同時,有部分縣市的社工人員反應,持續支援疫情相關業務、影響弱勢服務的品質,造成原本就已十分緊繃的工作負擔更加沉重,而雙倍的業務量更是損及社工人員的服務品質及家庭關係。因此,高雄市社工工會提出以下建議:(1)提供社工人員個別心理諮商費用,穩定社工人員身心狀態。(2)因公染疫的社工人員,政府與社會福利服務組織應提供社工人員相應的補償及家庭照顧支援。(3)各縣市政府應主動增聘臨時人力,支援衛生局處因疫情新增的相關業務,讓社工人員回歸本職主要業務,避免社工人員工作、家庭蠟燭兩頭燒亦危害服務品質。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老師表示,她是小學教師、也同時是三個孩子的媽媽,這陣子教師們忙碌於因應學校面臨疫情變化而不斷修正的停課或線上教學等各項處置工作,包括要處理線上教材、又要忙著聯繫各學生家庭。當她的孩子幼兒園老師來聯繫停課時,她很能體會這些忙碌辛苦。她同時要擔心學生學習情況與自身家庭照顧,當改為線上教學或停課時,某些弱勢孩子就聯繫不到而擔憂他們處境,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能維持學習成長,原本在學校還可提供安全網,疫情讓弱勢家庭更加弱勢。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李曼君說明,教保人員的工作現場以幼兒園及托嬰中心等幼托機構為主,因為兒童沒有接種疫苗、缺乏疫苗之防護,在這一波疫情中成為染疫高風險對象,因而也更加重托育工作者的照顧壓力與風險。自疫情開始,教保人員每天都隨著疫情波動、即時政策的公布下緊張工作。日常照顧幼兒加上因應疫情所加重的消毒工作量,已經不勝負荷!若是班上有幼生確診,除了要急忙擴大空間消毒,因應來自衛生局、教育局等要求的停課通報、通知、防疫物品領取與發送,還要立即配合準備線上教學教材、打關懷電話、追蹤病況等;因應家長上班需求,仍持續收托照顧提供後援,每天忙得像八爪章魚。再則,幼兒每天的課程到吃喝拉撒,都需要工作者近身照顧,孩子吃飯、睡覺需要陪伴,孩子大便了、吐了需要及時處理,每個孩子來自不同的家庭,每天的接觸對象與病源,容易帶到課室裡交叉感染。因此,教保工作者是染疫之高風險對象。目前托育照顧現場公私比3:7,停課公告一出,只有少數的公設幼托機構人員享有正常薪資,但多數在私立托育機構工作的教保工作者,停課期間領不到薪水,政府的防疫紓困補助發到機構了,但對教保人員而言卻是看得到、吃不到的津貼,這也更加重了教保人員的經濟負擔。教保工作更是極度性別化的環境,照顧工作者99%以女性為主,白天是托育機構的照顧者,也是許多孩子的第二個媽媽;回到自己家裡還有老小要照顧,自己孩子停課了卻無法照顧的身心糾結,經常讓教保工作者陷入工作與照顧的兩難。李曼君理事強調,我們與眾多勞工家庭脣齒相依,有我們!整個經濟穩定發展,有我們!社會才能順利運作。教保人員站崗,勞動工作才能啟動開關。教保工會呼籲政府應重視教保工作者的困境、落實紓困補助發放及各項措施。

綜合上述,我們共同呼籲政府,如果要撐起「全民防疫」,防疫紓困政策就該去除決策中的「照顧盲」思維,而應以性別及人權觀點來正視人民的各種照顧崩潰困境並給予具體支援。所謂支援不僅是要求政府儘速提供防疫紓困的相關補助,還要看見各類照顧人力短缺造成的崩潰困境而提供援助措施。因此我們提出下列各項政策建議:

  1. 政府應提供受僱者「防疫照顧假」期間之津貼,津貼數額以前一年度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之平均投保薪資來計算,每日津貼約為1138元

  2. 「防疫照顧假」的請假事由應擴大為防疫期間受僱者有需要照顧家庭成員者皆可申請,立即修正現行規定為家中有12歲以下幼兒、身心障礙者、失能者才可請假之嚴格限制。

  3. 政府應補貼防疫期間「提供必要服務」之相關人員的工作風險津貼,包括醫護、社工、教師、托育及長照服務人員等,並給予這些公共服務人員所需的各項防疫物資器材及相關訓練;若相關公共服務人員有家庭照顧需求,但為維持社會基本運作,無法請防疫照顧假,亦找不到其他照顧人力,政府應安排並補助妥適之托育及長照服務。

  4. 政府應考量自營作業者亦有家庭照顧需求,政府應提供與受僱者一視同仁的補償效果。

  5. 勞工紓困方案應增加協助女性就業及非典型就業者的相關措施去年相關統計已證實女性就業受到疫情衝擊的程度更加嚴重,失業或被迫減班休息、減少收入的人都以女性居多。但去年政府頒布的勞工紓困措施大多限於有加入就業保險的資格,許多女性因考量照顧家人需求而從事非典型就業、或沒有加保,我們呼籲政府應針對非典型就業者提出相關的紓困方案及協助女性就業措施。
最新消息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