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性別觀點之托育議題,0-6歲孩子國家養的政策可行嗎?

本文整理自2019/7/10台北廣播電台,主題為「性別觀點之托育議題,0-6歲孩子國家養的政策可行嗎?」主持人為台北電台林偉華,來賓為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洪惠芬老師,東吳大學社工系教授。由新知實習生梁宇嫣負責整理、作圖。

 0-6歲國家養」,所以發錢就好? 

郭台銘在國名黨初選的政見發表會中表示0~6歲國家養,而執行上主要是用給錢的方式。

郭台銘計畫透過發展健康產業,把餅做大後可增加稅收。但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來看,經濟成長是容易的,真正的難度在於如何合理地分配。也就是說,把餅做大以後,這個餅分配給誰呢?年輕人感受不到經濟成長,進入職場時面臨低薪,但經過十年薪資並沒有顯著成長,如何放心計畫生養下一代?更何況花費會隨生命階段的轉移而增加。如何讓餅更公平地分配給未來要承擔生養下一代的年輕人,才是最重要的,讓年輕人薪資不過低,並隨生命階段的轉移有逐年成長。

0到6歲國家養,年輕人就願意生養嗎?如何提高生育率呢?我們和很多婦團都認為直接用在托育的供給上,會比直接發錢來得有用,而且六歲以後的教養經費也是民眾所關心的。發錢是最簡單的,提供價格合理品質好的托育系統才是最困難的事。目前台灣的托育覆蓋率普遍低落,0到2歲約是7%,3到6歲是19%,6到12歲也是非常低的。家長即使多了這一萬五千元的預算也難找到適合的托育中心,不是價格太高就是無法入學,最後還是必須暫離職場在家自己帶小孩。更何況家長拿到這筆錢並不一定用在育兒上,可能是運用在其他生活面上。

台灣一年18萬名新生兒,一個月補助一萬五千元,排富後每年預算就需要一千八百億。至於財政上遇到的困難,郭台銘表示有辦法自籌經費,不需要政府編列預算。但是這如何符合預算編列的合理性呢?中央政府年度總預算為兩兆,其中社福預算是四千多億,而育兒津貼就需要一千八百億。還有很多福利需求是需要滿足,我們要如何解決財政排擠的效應呢?

歐洲國家怎麼做到的?

北歐各國可以說是06歲國家養的最好例子。以歐洲國家的生育率來說,北歐國家是偏高的,而北歐國家不僅稅收高,預算充足,且把經費用充分運用在托育服務上面。例如丹麥的稅賦是45.9%,瑞士是44.1%。相較之下台灣去年為8%,實際上是撐不起一個月一萬五的開銷的,但是如果把預算直接用在托育上會達到很好的外溢效果。

照顧服務的品質是跟托育工作者的勞動處境是環環相扣的。薪資低落,工時太長,休假天數少的情況下,很難提高服務品質。社會局在調查生師比的過程當中發現很多收費非常高的幼兒園,並沒有把錢放到托育工作者身上。因為對業者來說,勞動成本是看不見的,所以不會成為宣傳的口號。業者會傾向把資金運用在其他環節,比如說成果發表會,硬體設施或請美語教師上。

如果這筆錢可以把公共托育的覆蓋率提高到合理的水準,例如0~2歲至少三成,3~6歲至少六成,才能創造家長,孩子和托育工作者三贏的局面。總統蔡英文上任時提出覆蓋率0~2歲至少三成,3~6歲七成的願景,要能夠達到這樣的覆蓋率,托育中心公共化的做法是比較妥當的。目前0~2歲雙北公私協力托嬰中心,和公托家園保姆的提供是很好的,但是政府直接經營的公托需要再擴張。另外,當國家管制的機制不夠的時候,這筆金額跟托育品質的提昇就不見得是正相關的,甚至可能是站在剝削托育工作者的基礎上。或者是國家沒有辦法對托育工作做定價的時候,看得到,買不起,或品質低落,家長無法安心工作,最後犧牲的還是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我們需要做到的是徹底實施專款專用,讓經費實質投入到托育品質的改善。

準公共化之外,我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在托育機構公共化的過程中,非營利幼兒園是很好的合作夥伴,而其中很多是私立業者轉非營利的經營方式。事實上多數業者樂於接受這樣的轉型,因為在少子化的社會,需要不同經營幼兒園的方式,即使公開財報,並接受政府和全民的監督,有一定的利潤,而且可以永續經營,降低托育工作人員的流動率,業者是樂見其成的。而且非營利幼兒園的進駐,對國小招生上是很有幫助的,如果家長和小孩喜歡並適應這個環境,繼續就讀國小一到六年級的機率是很高的。

如果善用國小校園閒置空間,可節省租金,降低營運成本,家長負擔學費上面也會較為輕鬆。另外,幼兒園區域分布的合理化可減低家長工作和家庭之間的衝突,增添便利性,讓家長在十分鐘內的路程即可接送。但由於法規的關係,還有安全上的顧慮,學校怕讓外人進來,所以實際執行上,需要政府各部會間的協調。執行的難度常常在於人是抗拒改變的,舊的思維讓很多機構,政府官員和家長卻步。

發錢簡單但沒用,公共服務才是解方

台灣的勞動市場一直都有工時不合理的問題。工時過長是不友善照顧者的,讓家長無法享受陪伴小孩成長的喜悅。這部分包括落實育嬰假,和調整彈性工時。

根據調查,OECD國家平均願意生養二點多個小孩,這樣的話人口替代率就不會有負成長的問題。但是事實上多數歐洲國家皆不到二點多。歐洲國家已經做到這樣,還是很多人不願意生養,更何況台灣。

國家元首真正要考慮的是服務優化,並讓價格合理化,以及勞動市場工時的合理分配。

最簡單的做法是發錢,但其實上發錢是最沒有用的。民眾的觀念也需要再教育,拿到現金的小確幸是暫時的,能夠把錢用在公共服務的供給上才能夠發揮每一筆錢最大的效益。

議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