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連署】停止背棄弱勢的經貿開放談判:立即進行就業影響評估,納入人權條款!

停止背棄弱勢的經貿開放談判:

 

立即進行就業影響評估,納入人權條款!

連署行動

2015/11/06

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起  敬邀民間團體及個人加入連署

 馬習會即將於11月7日上場,震驚台灣社會,連立法院長都說是看報導才知道。民眾對馬習會的疑慮不安,顯露出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兩岸協議談判資訊不明的焦慮。

簽訂ECFA是馬英九總統2008年競選即提出之政見,然而談判過程專斷、黑箱,爭議不斷。2010年6月29日兩岸簽署ECFA,民間驚覺ECFA第11條明訂設置「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形同空白授權,難以監督

婦女新知基金會2010年8月11日參加「ECFA公民審議論壇」時便要求:委員會名單、會議紀錄及相關資訊,皆應上網公開;同時指出,經貿開放政策讓不同性別、年齡、族群、階級、地域環境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政治經濟權力弱勢一方,往往在自由市場中承受絕大多數負面衝擊,因此呼籲政府展開談判前,應做出完整的「ECFA性別影響評估」,邀請婦女團體及性別專家參與審議,作為談判過程與相關配套政策制定之依據,並定期進行性別影響再評估,根據其結果檢討修正相關政策措施

然政府不理會民間意見,立院在國民黨多數優勢下表決通過ECFA,同年9月12日生效。政府隨即展開一連串的兩岸協議談判,每當外界質疑時,行政部門即坦承他們難以掌握經貿開放將對哪些弱勢群體產生衝擊,相關配套措施也不明確,可見政府並不在意,也不想知道。

出身婦運的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就業、經濟及福利組」民間委員,早在2013年3月向行政院提案,要求政府提出兩岸ECFA 協議貿易自由化之性別及就業影響評估,然而此案持續列管迄今兩年多,毫無進展

歷經2014年服貿完成談判、318反黑箱服貿運動,民間再次表達訴求,女學會團體則發起「要性別主流化,兩岸協議內容就要性別影響評估」連署活動。然而行政部門倉促提交立法院的服貿性別影響評估,受到民間團體抨擊內容簡陋可笑。

眼看ECFA生效已有五年,貨貿則已進行11輪談判,年底即將完成,政府至今仍未提出ECFA相關經貿協議之性別影響評估報告,僅有的回應依然是性別統計不足,無法評估經貿談判對性別(不)平等及社會弱勢的衝擊。

對此我們再次提出強烈譴責,政府不顧弱勢群體可能受到的衝擊評估,也沒有及早規劃配套措施,談判時又要如何盡責把關民眾權益?

例如:紡織業為台灣的傳統產業之一,從業人口多為女性。去年1月台聯立委許忠信就已批評,台灣政府退守立場、貨貿談判失策,中國紡織產品與我國競爭有價格優勢,原本就對台灣不利,但經濟部卻還刪除〈貨物進口救濟案件處理辦法〉及〈紡織品進口救濟案件處理辦法〉中第4之1章的救濟專章

除兩岸經貿協議外,我們也關切其他的國際經貿協定將對台灣弱勢群體、弱勢產業可能遭受的衝擊,包括:美國所主導於今年10月5日剛達成初步協議的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11月中旬即將上場的APEC領袖高峰會,很可能觸及TPP;以及中國所主導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11月1日中日韓的領袖會之重點即為討論RCEP。

然而,台灣政府對各項國際經貿協定之衝擊影響評估及配套措施,又在哪兒?我們看到台灣與紐西蘭2013年7月10日簽署的台紐經濟貿易協定(ANZTEC)當中,就因應紐西蘭政府的要求而加入了勞動權、環境權等人權條款。紐西蘭努力在經貿談判中保護其人民利益,而台灣政府究竟做了什麼努力?在此我們呼籲:

一、政府應立即進行「有關兩岸ECFA協議貿易自由化之全面性就業影響評估」,包含對女性、原住民、身心障礙者等弱勢就業與生活保障之衝擊。在沒有完成上述的性別影響評估、就業影響評估之前,政府應停止貨貿及其他兩岸協議之談判

二、政府進行各項自由貿易談判之前,都應先進行完整的「全面性就業影響評估」,作為經貿談判與相關政策措施制定之依據,以保障基本人權、促進社會平等。

三、未來政府簽訂之兩岸經貿協議、國際經貿協定,皆應納入勞動權(包括性別平等保障)、環境權、健康權(包括食品安全)等之人權保障條款。

連署團體:

婦女新知基金會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持續邀請中…)

 

參與連署行動:http://goo.gl/w2M9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