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投書] 占領國會運動,性別觀點不缺席

占領國會運動,性別觀點不缺席

林秀怡/婦女新知基金會 秘書長

隨著318占領國會運動的出關播種,各式對占領運動的觀察與評論文章也紛紛出爐。其中,有些人質疑何以性別政治在此次運動中完全消失?在占領國會的公民運動期間,也有不少人提出服貿究竟與性別有何關聯的疑惑。事實上,整個反黑箱服貿本身就是個性別議題,而在整個運動期間,性別政治的檢討與反思非但沒有缺席,還不斷的在現場發生/發聲,並且有越來越多的公民參與。

婦女新知基金會(以下簡稱婦女新知)作為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成員,從去年(2013)6月便投入反對黑箱服務貿易協議倡議,多次針對黑箱服貿協議將對婦女權益與性別平等的傷害不斷大聲疾呼,反對以自由貿易之名,行傷害弱勢女性之實。並以婦女新知長期關注的照顧工作為例,具體說明貿然開放可能造成女性權益的實質損害,反對民主與性別雙盲的黑箱服貿,呼籲在協議簽訂前,「事前」進行資訊蒐集調查的審慎評估研究,並以公聽會等方式公開審議,才能決定是否應該簽訂開放的協議。我們要實實在在的性別影響評估,不要私相授受的兩岸協議;我們要的是公民參與和國會審議。沒有民主,就沒有性別平等。(詳見http://www.awakening.org.tw/chhtml/topics_dtl.asp?id=377&qtagword

可惜的是,當時服貿議題關注的人並不多,直到318攻占立院議場後,才一舉拉高社會對此議題的關注,把「捍衛民主,退回服貿」口號喊得震天響。占領國會期間,婦女新知和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等團體輪流值班守在立院群賢樓旁的濟南路上,每次輪到婦女新知值班時,都會把服貿協議與性別的關係再強調一次,也邀請多位講者特別針對女性的公共參與、服貿協議開放後對女性勞工與照顧產業等造成衝擊與影響,深入淺出的分析與分享觀察。在公民團體與學生代表會議的討論中,我們也堅持單一性別不得少於三分之一的原則,確保女學生的意見能被聽見和參與決策。

除此之外,針對國罵、影射馬金同志關係、媒體五虎將VS女性領導者、運動中分工的性別刻板印象等等性別議題,也是輪值時,我們一再特別提及並帶領大家共同反思的重點,呼籲大家反服貿協議,也要反性別歧視。例如,在現場請大家一起指出有哪些運動的學生與公民團體代表參與時,我們發現大家總是可以很快速的回答出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及賴中強等男性決策者,但是進一步詢問有哪些女性參與的時候,現場則是陷入一片遲疑,許久才有蔡培慧、范雲的名字被提出,可見女性參與度高但在媒體中卻被視而不見。

針對運動期間許多人上台時以帶有性別歧視的國罵帶動氣氛,或強調某些人沒魄力有如沒有男性生殖器,不具男性陽剛氣質等言論,我們也邀請在場大家一同檢視現場發言與兩側張貼的海報與單張中有哪些是再製性別霸權或性別歧視與汙名,邀請大家不要再有類似發言,若聽到/看到也請提醒主動撤除。

觀察在現場參與的性別比例,我們發現女性公民的參與率與行動力也不容小覷。在濟南場共同守護民主的女性比例常常超過參與者的二分之一,甚至有時高達三分之二;在開放發言與意見交換時,主動說要上台分享的也多是女性,拿著麥克風侃侃而談她們對議題或是現場狀況的性別觀察,以及自己做為主體對運動的想法和期待,大大挑戰「公民參與是男人的事」、「女人不關心政治」的刻板印象。

這樣的主動性與積極參與不僅發生在現場,也發生在網路世界中。當4月4日中天「新聞龍捲風」節目主持人戴立綱與來賓彭華幹在節目中影射與消費參與這場公民運動者時,女性公民第一時間到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簡稱NCC)網站上檢舉並點名婦女團體出來監督與抗議,單是當晚婦女新知的臉書和信箱就收到近百封民眾的來信與留言,其中八成為女性;婦女新知也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譴責中天「新聞龍捲風」物化及踐踏女性自主權,要求NCC不予換照,並且呼籲所有在這場運動中被媒體消費且感覺到不舒服的女性都可以跟我們聯繫,婦女新知願意提供後續法律追溯等協助。正式聲明貼出後,瞬間在臉書上被轉載接近四百次,共有近八萬人看過該聲明;而後短短幾天響應聲明的檢舉信也從五百多竄升到六千多;而這其中還不包括因為網站太爛而無法順利檢舉的民眾。

無論在立法院現場或是中天的「新聞龍捲風」事件中,女性做為運動的主體性與積極性一次又一次的展現,並非如某些評論文章中所說的性別議題在運動中不被看見或被思考。反黑箱服貿並不是318攻占國會運動才開始的,攻占國會不僅是學生運動,而是公民運動;反黑箱服貿協議議題的性別政治與觀點,也不是在大腸花之後才浮現。

性別運動,是時時刻刻的工作,無論在哪裡,倡議與反思的聲音不會缺席

~~原文登載於 2014.04 網氏/罔市電子報http://www.frontier.org.tw/bongchhi/?p=24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