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婚姻家庭

過往婚姻家庭法律有許多歧視女性的條文,數十年來我們以批判、聲請釋憲及國會遊說等倡議,推動了許多法律改革,並促使家事審理的專業化。未來我們持續追求落實多元型態的家庭中,無分性別都受國家保障、享有平等及受尊重的生活。

公共照顧

傳統性別分工下,女性大量承擔無酬或有酬的照顧勞動,其辛勞往往不受重視,國家政策鮮少支援,而民眾受照顧的權益亦不受保障,端看個人的家庭資源及口袋深淺,惡化社會不平等。多年來我們倡議照顧公共化,要求國家擔起責任,推動托育及長期照顧服務公共化,提供普及、優質、可負擔的服務,並保障所有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婦女新知的立院休會聲明】平等的婚姻家庭,我們還要等多久?

平等的婚姻家庭,我們還要等多久?

婦女新知的立院休會聲明

王金平院長的議事槌敲下,宣布立法院本會期就此結束,也宣告了我們要求修法保障平等婚姻家庭的主張再次落空。我們失望、憤怒、痛心,因為該廢的刑法通姦罪還是沒廢,該通過的婚姻伴侶平等法案還是沒過,該給的公共化長照服務還是沒給,婚姻家庭仍是不平等!

刑法通姦罪,該廢不廢!

我們失望,因為獲得眾多法學者支持的廢除刑法通姦罪法案,自從一讀之後就再不見動靜。我們長年推動廢除刑法通姦罪,因為通姦罪雖然表面上男女皆罰,實質上對女性較為不利,更何況以刑罰來強制婚姻的忠貞義務不僅沒有必要,也無法達到其目的,徒然浪費司法資源。去年三月,我們與尤美女立委聯合召開記者會,宣佈在立法院提案廢除刑法通姦罪,並且獲得國民兩黨十八位立委的連署提案一讀通過,這不僅是立法院有史一來首度提出的廢除刑法通姦罪正式提案,更獲得國內眾多法學者、法官、律師與社運團體的廣大支持,去年來台審查兩公約施行狀況的國際專家也指出刑法通姦罪違反性別平等、侵害性自主。然而,法務部卻僅以民調和公聽會草率敷衍公民團體與法學專業意見,使出「拖」字訣,表示各界仍有不同意見,還要繼續研議。法務部不動,立法院也跟著不動。通姦罪不廢,女人繼續不成比例地受罰,婚姻也仍舊未因刑法通姦罪的存在而美滿幸福。司法體系每年耗費大量資源處理通姦罪,但卻往往漠視或不積極處理婚姻關係中對性自主權的侵害:婚姻強暴,甚至曾有法院判決認為妻子有與丈夫發生性行為的義務。應以刑事懲罰的婚姻強暴被輕輕放過,不應以刑事懲罰的婚外性行為卻頻繁受罰,這樣的日子我們還要過多久?

婚姻伴侶平等法案,該過不過!

我們氣憤,因為分別由尤美女立委和鄭麗君立委所提出的民法修正案,以微幅修正的方式允許同性結婚,法案雖然獲得社會的廣大注目與支持,本會期立法院司法與法制委員會,竟悄然無聲、毫無作為,面對社會的熱烈討論,連委員會公聽會、行政詢答等程序皆未排入,更遑論實質進行審議。而同樣也獲得廣大支持的伴侶法案,保障同性與異性伴侶皆得組成不同於婚姻的親密關係型態,此種新的制度保障將可破除強迫婚姻的桎梏,讓親密關係的平等化更往前邁進一大步,卻連提案人數也無法湊足。我們長年推動婚姻關係的平等化,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雖然歷經多次改革,但仍未能翻轉婚姻作為父權體制一環的事實,更不用說還有廢除通姦罪、好聚好散的分居離婚制度等體制改革的未竟之業。承認同性婚姻,讓婚姻不再限於一夫一妻,也可以是夫夫或妻妻,可能有助於改變婚姻關係中配偶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打破男女不平等的性別角色與分工,是邁出朝向婚姻平等的重要一步,但並非最後一步。我們期盼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改寫婚姻樣貌,要求進一步的婚姻法律改革讓婚姻關係變得更平等,選擇不進入婚姻體制的同性與異性親密伴侶也應獲得法律保障,才能真正創造性別平等的親密關係新圖像。這不只是我們的主張,也是眾多台灣社會公民的呼籲。面對廣大公民的聲聲吶喊,立法院卻連討論的機會都不願意給,這是什麼樣的民主?

公共化的長照服務,該給不給!

我們痛心,因為立法院未盡其責,公共化長照服務的牛步發展遠遠跟不上台灣社會長照需求的成長速度,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同受其害。我們的民意代表、政府官員,長期以來認為照顧就是家人、私領域的責任,卻對其中的性別不平等視若無睹。親密關係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已經造成許多家庭悲劇。我們要求立委透過預算監督與立法,來建置能夠適切回應需求的公共化服務,通過能夠逐步緩解家庭內性別不平等、家庭間階級不平等的相關法案。然而,本會期衛環委員會雖然快速初審通過《長照服務法》草案,但所通過的官方版中,政府責任竟只剩管理長照服務機構,民間團體提出欲改革長照制度以改善性別不平等現況的條文,在國民黨立委的強勢主導下,幾乎都保留至黑箱政黨協商,其中包括整備長照體系必需的財源、強調民主參與共治平價普及服務的審議會、為有效處理爭議及回應民意而設的申訴機制、為解除眾多女性移工「家奴」地位納入長照體系而提出的家庭聘僱外籍看護落日條款等等,實際長照政策仍原地踏步,性別平權遙遙無期。長照重擔不但讓家庭與家庭間的不平等持續擴大,也讓家庭內原本就已存在的權力不平等更加惡化,尤其照顧辛勞通常都由家庭中最缺乏經濟自主權、最沒有地位的成員一肩扛起,如女性、未婚者(包括無法結婚的同志),或是女兒、媳婦、老阿嬤;而當她們需要他人照顧的時候,更經常因家庭內權力不平等,對於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毫無置喙餘地。眼見農曆年將近,還有多少女人得在照顧他人的勞動中過年,又有多少人們要在病痛中獨自品嚐無人顧的滋味?

 立院休會,性別壓迫從不休會,婚姻家庭中的不平等也沒有一朝一夕的假期。請立委們將此銘記在心,別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執掌立法大權的國會,不要再重複一個又一個沒有進展的會期,更不應繼續當行政部門的應聲蟲。我們要的很多,而且不會退讓,因為我們所要的,不過就是公民的平等基本權利而已。

2013.03.19 召開記者會呼籲廢除刑法通姦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