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昨天拆幸福,今天拆政府】婦女新知基金會 818拆政府萬人自首

818拆政府萬人自首-

【昨天拆幸福,今天拆政府】

 婦女新知基金會聲明稿

婦女新知基金會818拆政府、819占領內政部行動,也全程參與、共同支援。目前政府放任財團徵地、進入長期照顧產業,完全忽視人民在地的長期照顧及老化需求,面對這個不顧人民幸福的政府,我們也只好喊出:「昨天拆幸福,今天拆政府!」

台灣農村高齡人口集中,政府應該要以「在地老化」為政策目標,讓長輩盡量在熟悉的環境生活,有需要時由政府提供一些服務,以維持基本的生活品質。目前台灣、日本等國家都在推廣老人的日間照顧服務,就像托兒所一樣,白天家屬可以把長輩送到社區中就在家附近的托老所,讓長輩們共同遊戲、運動,傍晚長輩吃完飯後,上班的家屬再來把長輩接回家,共享天倫之樂。日本的經驗中,老人日間照顧設施的隔壁就是托兒所,還可以讓小朋友過來陪長輩們一同做體操,讓小朋友和老人家共同和樂融融地玩耍。

但如今政府不肯修正土徵惡法、沒有站在公共利益與重分配的角度上進行國土規劃,為了賺自己的錢和財團的錢,任意剝奪人民的土地與住所,拆掉人民的房子、徵收人民的土地,讓許多長輩無法繼續在熟悉的環境中勞動、安養,完全違反過去「在地老化」的政策目標。像農陣青年訪談大埔及其他農村的調查結果也發現,接收徵收的老人家過得並不幸福,國家逼著農業式微、父母逼著孩子出外發展,其中有友孝的孩子想接父母同住,於是讓父母接受徵收,讓農家徹底離農。但卻仍然有老人家每天騎著半個小時的機車回到舊處,看田看朋友,也有老人家不習慣新居,鬱鬱寡歡。

政府看不見老人家在地老化的卑微希望,現在還進一步打算解除保險業者投資不動產的禁令、開放壽險業投資公共建設,其中一項便是投資「大型長期照顧園區」,而蓋大型園區的土地,還是要政府提供!換句話說,政府一邊剝奪小老百姓安生立命之地,一邊幫大財團開拓更多投資管道,一邊開放長照營利並轉化為財團炒地的新手段,至於這些「高檔」的長照園區服務的是哪些人呢?當然不是這些被迫遷離的長輩們!而是每個月有錢付得起高額安養費用的上流社會人士。其他付不起私人長期照護費用的人民,就只能要家中的女兒、媳婦辭職回家照顧,盼不到政府奧援,面對龐大的經濟與照顧壓力,逼急了有的殺了被照顧的身心障礙者或是老人家,有的只能攜著被照顧者一起燒炭自殺。

這就是我國政府劫民濟富、因應高齡化農村的政策全貌。面對這個剝奪人民幸福,往財團靠攏的無恥政府,我們也只能一起喊出:「昨天拆幸福,今天拆政府!」818占領內政部行動只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