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勞動權益

保障女性就業、經濟自主,消除職場性騷擾、性別歧視、積極落實職場性別平等,向來都是我們長期努力與關注的焦點。過去,我們推動性別工作平等法的立法與監督,要求落實雇主與政府責任;近幾年更積極倡議育兒、家務勞動應由社會共同承擔,落實縮短工時與兼顧公共照顧設施、落實職場性別平等,才能讓國家生產力與勞動力永續。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記者會】沒準備,別上路-服貿協議應由公民與國會決定生效要件 (新聞稿及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言稿)

沒準備,別上路
《服貿協議》應由公民與國會決定生效要件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新聞槁 2013.06.21

今日下午兩點,兩岸兩會在上海簽訂<服務貿易協議>,由於當前服務業佔台灣總體GDP超過7成,從業人口更高居總就業人口的58.87%,此次協議簽署之後所引發之資金、技術與人員移動,必然攸關著台灣未來服務業產業發展,以及近600萬從業勞工與一家大小之生計。然而此次協議洽談過程,乃至我方開放的行業項目,政府卻是採取高度保密,直到正式簽署後,許多服務業業者及勞工才知道已被列入開放項目,「黑箱」與「密室」無疑是此次協議的最佳詮釋。過去朝野立委一再批評要求先做好完整的衝擊影響評估,提出配套因應措施再簽署,政府卻一意孤行。甚至在給立法院的報告中,以「考量社會觀感而未召開相關座談會」,作為黑箱決策開放中資經營「老人與身心障礙福利機構」的正當理由,難道一個社會觀感不佳、錯的決策,政府的心態是「可做不可說」?

我們將在星期一上午前往行政院抗議,並到立法院拜會各黨團提出我們的呼籲與更進一步的主張。整體而言,我們呼籲採取以下三項措施來阻止台灣社會陷入黑箱談判的危機:

一、對於陸委會承諾於九月提出的<衝擊影響評估報告>,要求提升到行政院層級統籌,針對每一個開放項目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邀請產業與勞工代表、相關團體代表並開放公民參與,依據行政程序法召開聽證會,釐清開放範圍、限制、時程、具體就業衝擊與配套因應措施。

二、我們要求<服務貿易協議>應連同<衝擊影響評估報告>一併送國會審議,國會應進行實質審議而非備查,在公民參與下,由國會決定服貿協議是否生效、何時生效、生效條件。為了進行前開程序,政府應公開服務貿易協議雙方談判與我方內部研議之全部資料,並提供各項統計資料與必要資訊。

三、在國會完成審議之前,海基會不得通知對岸協議生效。
我們擔心的是,這樣封閉的決策,衝擊勞工就業、基層民眾生計、婦女與弱勢者權益、基本人權,並且可能侵蝕台灣的民主。以下表列是民間團體對服務貿易協議各開放項目的憂心、疑慮與我們的基本主張。最後民間團體共同呼籲要求:「沒準備,別上路」

共同聲明團體:兩岸協議監督聯盟、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中華民國殘障聯盟、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勞工陣線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陳昭如發言

勿以自由貿易之名,行傷害弱勢女性之實:
反對未經民主審議與性別影響評估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臺灣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陳昭如 

記者會發言槁 

今日,在各界反對與抗議聲浪不斷的情形下,兩會仍然簽署了包括開放美容美髮業來台、中資來台經營小型照顧機構等項目的服務貿易協議。我們在此提出最沈痛的抗議。早在2010年的ECFA爭議時,婦女新知基金會就曾經指出兩岸經貿交流造成臺灣女人單獨承擔家庭照顧責任的不平等現象,擔憂開放政策造成產業衝擊的性別效應,並且要求政府應對ECFA進行性別影響評估、對所有兩岸協議進行「事前」的性別影響評估、兩岸經貿投資應符合我國性別平等法制等訴求。這次服務貿易協議的簽訂,證明政府只把人權訴求當成耳邊東風,要不完全不理會,要不草草應付了事。陸委會、經濟部等相關部會在五月底所提出的《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我相關產業及就業影響評估》中,對所有進行性別影響評估之項目,均簡單以「對男女從業人員無影響」、「性別分布與目前情況並無差異」草率帶過,把性別影響評估當成作文比賽,不只認為安養機構的開放對性別平等並無影響,對開放清單中的美容美髮業更是連作文都懶得做,完全未予評估。

行政院早在2009年就核定針對中長程計畫與法律案應進行性別影響評估。性別影響評估不只要考量對就業機會的衝擊,更包括對勞動條件所可能產生的效應,以及對性別關係的全面性影響,也就是進行全面性的政策評估。有六成的民眾是住在這次列入開放範圍的小型老人及安養機構,這類機構也是佔床率最高的(近八成),實際進駐者中55.8%是女性,從業人員更有八成五是女性(21506位從業者中有18209位是女性)。面對人口老化的危機,婦女新知一直倡議「照顧公共化」,主張建置公共化、社區化的普及照顧服務,反對將照顧責任丟給市場、拋給家庭,結果就是讓外勞成為家奴,或是由家庭中的女人來承擔照顧,而女人自己需要照顧的時候卻得不到應有的照顧。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開放中資來台合夥經營照顧機構,再次證明我們的政府在面對長照危機時,既不想要改善國內既有的老人安養機構的照顧環境與勞動條件,更不願意承擔政府的照顧責任,仍然只想到用市場來解決問題,結果就是女人受害!

再者,美容美髮業是「女人的行業」,在全國一共56,281位從業者中,管理職女性佔了68%、非管理職女性更佔了92%,此外還有20535位自營工作者及無酬單位勞動者。目前就讀美容科的學生,也大多是女性。以建教合作著稱的美容美髮業,技術生多是來自於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女性,遭受勞動歧視剝削的情況時有所聞。小型家庭美容美髮院更是基層女性自行創業的管道。中資進入之後,可能造成連鎖企業擴大的效應,不只將影響自行創業的小規模家庭美容美髮院,大型連鎖企業從業者的勞動條件是否可能因此更加惡化、就業機會是否受到衝擊,更是令人擔憂。

服務貿易產業的開放將可能造成何種性別效應,不是幾句話的作文可以回答的問題,而是應該在協議簽訂前,「事前」進行資訊蒐集調查的審慎評估研究,並以公聽會等方式公開審議,才能決定是否應該簽訂開放的協議。我們不要作文比賽為政策護航的官樣文章,給我們實實在在的性別影響評估;我們也不要私相授受的兩岸協議,我們要的是公民參與和國會審議。沒有民主,就沒有性別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