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猛男不行,辣妹可以?/黃長玲

 

猛男不行,辣妹可以?

 

黃長玲/台大政治系副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常務監事

 

洪恆珠女士在私人宴會上,看猛男秀一事,經媒體披露後,成為選戰中的話題之一,而她的配偶蘇嘉全先生也在第一時間道歉。政治人物的妻子在私人宴會上看猛男,足以成為總統選戰的話題,但是台北世貿的公開展場中,終年到頭,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展覽,都有辣妹,卻是台灣社會習以為常的事。女人私下看猛男不行,男人公開看辣妹合理。台灣社會在性道德上的雙重標準,在蘇嘉全先生的道歉,以及媒體的各種評論中表露無遺。

 

身體的展演是複雜的議題。然而,無論展演者是誰,以什麼方式呈現,也無論觀賞者或消費者是誰,以什麼方式感受,在父權體制的視野中,往往都被限縮在非常狹窄的範圍內。在主流社會的道德規訓中,對於女性情慾的恐懼、迴避、排斥與壓抑,非常反諷的使得女性的身體除了成為情慾的載體外,似乎別無可能。任何一個女性的身體,無論是在什麼場域出現,除了散發情慾訊息或接收情慾訊息外,其他的可能性,諸如使人產生安全感、使人產生信賴感、使人感到溫暖、或是使人感到力量,在父權的凝視下都變得不可能或不重要。被限縮得那麼狹窄的女性身體意義,在商業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走向標準化,因此公開場合中辣妹應運而生,也無所不在。然而,猛男也是如此嗎?

 

洪恆珠及其友人看猛男秀一事,真正值得這個社會思考,並且持續討論的,是我們究竟用什麼態度來面對身體和情慾,面對與身體和情慾有關的消費行為。這次的猛男秀,在性別意義上既鬆動了父權體制,也複製了父權邏輯。觀看者是女性而非男性,而表演者是男性及跨性別者,都是父權社會所不習慣見到的,也不符合父權社會的身體展演邏輯或是情慾實踐想像。在我們這個社會,女性脫衣男性觀賞是常態,但是男性脫衣女性觀賞就很值得大驚小怪。至於情慾實踐,只要不是異性戀的情慾實踐,對於主流社會而言,最好都是眼不見為淨。

 

雖然這次的猛男秀鬆動父權體制的某些規範,但是它也複製父權邏輯,因為就展演及消費形態而言,它與男性消費者所習見的場景,並沒有太大的不同。表演者在表演過程中,進行的是辛苦的體力勞動,而且要以誇張的方式來取悅消費者。當這個社會的男性與女性一同以舊有的形式來消費其他人的身體時,性別體制雖然可能被鬆動,但是身體消費中的階級意涵卻可能更為凸顯,而身體消費中所涉及的權力及支配議題,也可能在大家一起消費的過程中,更被掩蓋。

 

我們這個社會對於消費女人的身體向來習以為常,但是當人們開始也消費男性的身體時,是會讓我們更嚴肅的面對身體消費的現象,還是讓我們對身體消費更見怪不怪?涉及身體及情慾的消費,是否有可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現?是否有可能更為多元平等?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在整個社會並不打算深入討論這些問題,並且還持續大量消費女體的情形下,對於洪恆珠的苛責,不僅對當事人不公平,也顯現責難者的偽善。

 

(本文同時投書於

2011年12月13日中國時報-論壇版)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21300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