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聲明稿】我們呼籲各政黨應重視立委提名人選的性別意識

 


2011. 2. 17 婦女新知基金會 聲明


 


我們呼籲各政黨 應重視立委提名人選的性別意識


 


兩大黨針對下屆立委選舉的內部提名辦法,民進黨已於122臨時全代會通過;國民黨則還在研議中,並宣佈將於春節過後展開提名作業。其中不分區立委的提名,民進黨已經決定由黨主席邀聘七至九名不限黨籍之社會賢達組成「提名委員會」,遴選提出提名人選名單,再交由中執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國民黨則有黨代表於125公開主張,將提案改革黨內不分區立委提名方式,將過去由「高層」少數人決定提名,改為50名以上黨代表連署推薦,經全代會投票,依得票高低決定不分區立委名單排序。後者可能不利於社會清流出線,畢竟兩大黨都有人頭黨員的現實難題。


 


我們特別關切兩大黨的不分區立委提名,因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原本應代表各政黨的形象,象徵該政黨所重視的社會多元弱勢族群民意之代表性,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所言應「反映社會期待、擴大社會基礎,更多元化、不只是黨內競爭」。但在兩大黨內部激烈競爭的現實中,不分區卻往往成為擺平派系鬥爭和酬庸的調洪水庫,甚至有不分區價碼行情的傳聞,失去了原本的民主改革理想。


 


自從2005年修憲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在現行立委選制中,仍保有婦女保障名額的部份,就只剩下在全國不分區及僑選立委的各政黨34席當選名單中,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的規定;也就是說,實質上女性在立委席次中僅存17席(15%)的保障,低於過去的1/4比例(25%)保障幅度。而單一選區新制的一對一選舉方式,使政黨在區域立委的提名,更加考量地方基層的勝選實力,不利於女性獲得提名。


 


我國既有的婦女保障名額制度,其原意不僅在於提高婦女參政的比例,更希望能透過女性的參政來推動婦女政見的落實。然而過去我們看到婦女保障名額經常成為政黨提名的上限,且易流於形式而不重視實質婦女政見的落實,因此我們近年來推動女性參政時,不再強調當選時的「婦女保障名額」,改為呼籲各政黨落實「性別比例原則」,亦即在黨內提名階段,就應重視提名人選的性別比例及性別意識。而性別意識候選人的具體指標,則包括:支持婦女權益和性別平等的法案、沒有性別歧視言行的不良紀錄等


 


2005修憲的不分區1/2女性比例規定,可視為從「婦女保障名額」邁向「性別比例原則」精神的體現,亦即重點在於不分區立委是否具備性別意識,是否適宜作為性別政策的監督代理人。尤其是不分區立委的政黨比例代表制用意乃是基於整體制度向單一選制傾斜,缺乏社會多元代表性的補救性制度設計,故鼓勵政黨提名社會各界清流,打開弱勢參政的空間,讓民主選舉不再淪為金錢競賽。


 


然而,2005年修憲的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席次過少,成了為德不卒的遺憾,脫離公民社會監督的可責性;同時也使不分區立委的「性別比例原則」徒具形式意義,在實踐上遠離當初社運推動修憲改革的原意。


 


因此,各政黨在不分區立委的提名過程中,不該只注意「形式上」提名女性超過半數,而應「實質上」具體實踐「性別比例原則」的精神,亦即重點在於不分區立委是否具備性別意識,是否適宜作為性別政策的監督代理人。


 


鑑於整體大環境不利於女性參政及貫徹性別政策的監督,所以我們呼籲:


一、     各政黨在所有層級的民意代表提名作業中,尤其在提名不分區立委的部份,應提名具有性別意識、且關切支持婦女/性別法案的人選。同時應注意和淘汰有性別歧視、不當言行紀錄的人選。


二、     提名委員的遴聘,各政黨應廣泛徵詢婦女團體意見,提名委員中任一性別比例不得低於1/3,且應至少有一名性別專家,並將委員名單公佈於政黨網站。


三、     各政黨應提撥女性參政基金,舉辦女性參政的研習活動,及早培育女性參政人才,以因應單一選區不利女性競爭之結構因素,使女性整體當選比例,邁向單一性別比例不低於四成的平等目標,並切實督促黨籍公職人員落實婦女政見。


 

議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