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政治監督

男性政治人物常忽視性別政策,因此我們提倡女性參政,推動成立各類性別政策委員會、內閣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1/3。1989年起的歷次選舉,選前我們檢視各黨性別政策,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民間版性別政見,或評析選舉性別歧視文化。選後則監督性別政策是否落實。近年推動國家體制改造,設立性別專責機構,要求政府推行聯合國性別主流化。

期待新任總統落實婦女政見 就從「性別平等委員會」及提高女性參與決策做起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馬英九先生當選新任總統,對於台灣未來在政策上是否能繼續推動性別平等,其影響和變化將是如何,有待觀察。持平而論,民進黨執政八年來在推動各部會的性別主流化確實是成效卓著,不僅逐步建立性別統計、性別預算、政策影響評估等例行檢視,各部會也已成立性別平等小組及加強公務人員性別意識訓練,並要求行政院下各委員會逐年達成任一性別比例不得低於1/3等,這些都是民進黨政府信任婦女團體,讓婦女團體投入參與而有的輝煌成績。
    
  將來國民黨政府是否能夠保持性別主流化的成果,就看馬英九先生做為總統,再加上國民黨所掌握的立法院絕對多數,是否真能做好馬英九先生所提出的「完全執政、完全責任」。我們可以先列出一些觀察指標,做為將來檢驗的具體依據。


檢驗政見的具體依據


  首要的觀察指標,當然是這次總統大選中馬英九先生所提出的各項婦女政見。事實上,在這次選戰中兩位總統候選人都端出相當漂亮的婦女政見,也都吸納了許多民間婦女團體的主張和建議。馬英九當選後也表示,他將採用謝長廷部分好的政見,畢竟謝長廷背後也代表了四成多的民意期待。


  問題是,若要徹底落實各項婦女政見,我們必須看到執政者是否有決心和魄力來建立有利的政策機制,最關鍵的作法,其實就是馬英九先生自己也談到的政見──逐年提高中央部會女性政務官比例(馬英九先生承諾的女性比例是,四年內將調高至不少於1/4,八年內調高至不少於1/3),以及在中央政府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並於政策規劃、執行、考核以及編列預算時,納入性別觀點。


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


  事實上,在這次選戰中兩位總統候選人都端出相當漂亮的婦女政見,也都吸納了然而,同樣在2004年總統大選,當時兩位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和連戰先生也都曾經承諾支持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但這四年來兩大黨對於相關法案卻消極以對。這次選戰期間,行政院終於趕在選前通過了行政院版的「行政院組織法」修正案,總算正式納入「性別平等委員會」,並送入立法院待審。我們很高興看到目前國民黨提案也已經列入「性別平等委員會」。


  我們期待選後,新上任的馬總統應「馬上」督促國民黨立委儘速通過相關法案,讓民間婦女團體自2003年起開始遊說及期盼已久的「性別平等委員會」能夠儘快建立,以充足的專責人力和預算來落實馬英九先生所有的婦女政見。


提高女性政務官比例


  不過,在提高女性政務官比例的政見方面,我也想提醒即將上任的馬總統,2000年時陳水扁先生就已提出女性政務官比例要超過1/4的政見,馬英九先生的1/4承諾其實顯得守成而原地踏步。以重視福利和環保永續發展經濟模式的北歐國家為例,挪威自1988年實施平等法案起,就規定所有參與決策的代表(政府首長、委員會、公眾團體和基金會等)任一性別不得少於四成,以達成性別觀點的平衡和多元。挪威雖小,但目前全球競爭力在各國排名上升至第12名,這與其政府多年來重視性別政策和托育福利、讓人民安心工作而無後顧之憂,有極大關連。


  如果馬英九先生有心落實性別政策的話,在女性參與決策比例上應大幅提高,目標可調整為四年內調高至不少於1/3,八年內調高至不少於四成!
並可進一步在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五院,全面積極推動性別主流化的建制工作,並在這五院人事安排上顧及性別比例及社會代表性,尤其在監察委員、考試委員、大法官等人選上應多提名女性,把民進黨執政八年在行政院的成功模式推廣至其他四院,以提升政府整體在性別上的前瞻視野。例如:國會應制訂哪些內規以避免立委出現性別歧視言行?司法體系中如何加強法官對各項新通過的性別法令之認識?國家考試制度要如何符合性別平等原則?這些都需要五院同時進行改革,才能貫徹政府一體的性別主流化。


  我們期待新總統完成的理想願景,是國家五院都能同步進行性別改革,而執行上還是以設立行政院下的「性別平等委員會」為第一優先的步驟。我們也希望馬英九先生及國民黨能保持過去八年民進黨政府信任民間婦女團體的作法,在性別政策上高度開放民間意見的參與和投入。畢竟國民黨整個黨機器,在野八年來並未學習多與社運界互動連結,馬英九先生的婦女政見既然多是來自婦女團體的長久主張,自然也需要民間力量持續投入改革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