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捐款方式 / 義賣專區
捐款名錄 / 徵信財報
 
 
* *
 
民法諮詢熱線志工
一般志工
 
 
*
婦女新知電子報
我要連署

RSS訂閱
   累計到訪人數:6117525
  *   *
  回上頁
年金改革不該逃避多數老人給付過低的現實 我們要求兌現總統政見,立法院應優先處理「基礎年金法」!

會後新聞稿

年金改革不該逃避多數老人給付過低的現實

我們要求兌現總統政見,立法院應優先處理「基礎年金法」!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間:201769日(週五)上午1000

  點:立法院群賢樓門口(台北市濟南路與中山南路交叉口附近)

主持人: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 資深研究員)

 

民間團體發言代表

覃玉蓉(婦女新知基金會 秘書長)

林柏儀(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組織部主任)

林凱衡(工人先鋒協會理事)

施漢陽(臺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 理事)

巫馥彤(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自立支援中心社工)

同平安(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常務理事)

李玥慧(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秘書長)

廖嘉鴻(工鬥年金行腳代表)

 

下週三6/14立法院即將召開臨時會,預計六月底或七月初結束,民進黨希望這次臨時會能三讀通過公教人員年金的修正草案。民進黨發動的這波年金改革主要聚焦在軍公教,但退休軍公教在全體老人當中其實僅約佔一成,其他九成的老人(退休勞工及領取老農津貼、國民年金者)的年金給付過低、保障不足的問題,政府卻不打算提出解決之道,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痛批政府長期輕忽階級、性別、世代的分配正義問題,高教工會與婦女新知基金會的代表去年在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中提案要求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但蔡英文政府卻置之不理,這波年金改革也不打算處理,蔡英文總統選前政見承諾所提出的年金改革兩大目標之一:「給付水準必須讓國民的老年生活不虞匱乏」,到底何時才要兌現?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批評,政府這波年金改革並不想處理「國民年金保險」的爛攤子。在各項年金制度當中,國民年金保險的涵蓋人口高達近350萬,弱弱互保的財務邏輯為世界獨創、非常可笑,竟然要求「沒有工作所得者」每月繳交高額保費932元,老年給付卻低到每月平均僅3791元,難以支應老年生活基本支出;國保財務上也難以穩定持久,預估2032年開始入不敷出、2054年基金破產。但政務委員林萬億121日就向媒體說明,國民年金改革將列入下一階段規劃,預估五到十年後「啟動」檢討。但總統任期也才四年,所謂「五到十年後檢討」,豈不是在唬弄人民?

要求兌現總統政見,保障老年生活不虞匱乏

除了超低的「國民年金保險」老年給付平均3791元外,老農津貼7256元也不多,低於台灣平均最低生活費11448元的貧窮線,這兩類族群在全體老人當中約佔66%;依賴勞保年金的退休勞工則佔23%,工作多年後老年給付平均僅16179元,低空飛過台北市貧窮線的最低生活費15256元。

 

九成人民的老年給付這麼低,再加上傳統性別文化影響、長照及幼托費用昂貴,導致許多女性長期從事家務勞動、承擔照顧責任,難怪老年女性有44.6%的主要經濟來源為依賴子孫奉養102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國家將老年經濟安全的責任「家庭化、個人化」的後果,就是青壯工作人口的養老負擔愈來愈沈重

年金危機主因人口結構高齡化、少子女化,基礎年金才能減輕青壯人口養老負擔

年金制度原本奠基於世代互助的社會契約而維持,由這一代青壯工作人口繳費,讓上一代的退休人口有老年給付可領。如果要維持人口替代的正常水準,生育率至少要有2.1。然而,台灣生育率現在只有1.17,全球最低!距離聯合國公佈的各國生育率平均數2.47 人,更是非常遙遠。

 

依據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去年的人口推估報告,如果台灣總生育率維持現況不變,45年後(2061年)的出生數將減少一半以上,15-64歲的青壯工作人口將減少近一半,65歲以上老年人口所占比率將由現在的13.2%45年後增加為38.9%,增幅將近三倍!青壯年人口之扶養老人負擔,將從現在約每5.6個青壯年人口扶養1位老年人口,45年後將變為每1.3 個青壯年人口扶養1位老年人口

民間團體要求建立基礎年金制度,每月給付至少八千元以上

目前已共有42個民間團體連署要求政府儘速建立基礎年金制度,讓所有老人月領至少八千元以上,才能提供老年基本保障、減輕青年負擔、實現分配正義、創造社會團結,但是政府卻漠然以對(詳見後附的聲明連結及連署名單,包括婦團、勞團、青年、農民、身障、社工、同志等)。

 

第一層的基礎年金為老年經濟安全基本保障的公民權利,人人皆應享有。退休勞工及軍公教原有的年金給付,則墊高為第二層,例如:退休勞工平均給付16179+基礎年金8000元=24179。但勞動部長林美珠58日在立法院備詢時坦承,現在不能考量基礎年金,是因為國家的財務狀況不允許

 

對此,民間團體在511日記者會痛批,要找到財源來建立基礎年金並非不可能,只是政府不敢進行大幅度的租稅改革、不想得罪大財團及企業主。中央研究院201466公布的《賦稅改革政策建議書》指出,我國租稅負擔率僅有12.8%,是全球最低,薪資所得者稅負比重偏高,佔國家稅收約七成;企業及資本所得稅負比重偏低,還有許多未稅所得,均造成分配不公。這份稅改建議的主張包括營利事業所得稅應從現行17%,恢復到2010年修法以前的25%,估計每年約可增加一千多億元的稅收

 

過去政府大幅替企業及富人降稅,卻沒有看到因此有什麼大幅度的經濟成長或企業投資。反觀勞工逃不了稅,每月必須扣繳各種保險費用,還要扶養一家老小,經濟成長的果實卻很少分配到勞工薪資福利。

 

工人先鋒協會理事林凱衡指出,政府無法改善青年勞動非典型化、低薪化的困境,坐視不理青年人連養自己、養小孩都有困難了,仍將老人安養的責任都丟給年輕人、丟給家庭去煩惱。年金危機暴露了政府長期忽略階級、性別、世代的分配正義之惡果,如果政府仍不敢讓企業分擔社會責任,沒有政治魄力進行稅改、建立基礎年金制度的話,未來青壯工作人口的希望在哪裡?

 

在家庭及勞動市場的弱勢族群:家庭照顧者、非典型勞工、窮忙打工族、單親家庭、身心障礙者、中高齡失業者、老年同志他們老年經濟安全的保障又在哪裡?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常務理事同平安,以女性老年同志的身份來提醒政府,他身為女性看到他的女兒成為沒有工作收入的家庭照顧者,也看到一些老年同志因為與原生家庭關係較為疏遠,沒有家人照顧晚年,又因家戶資產調查的嚴格門檻而不符合社會救助標準而落入貧窮,希望政府要看到同志的處境,要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來照顧所有人民。

 

工鬥年金行腳代表廖嘉鴻則說出底層勞工的心聲,他們辛苦工作一輩子,年輕時可能遇到老闆惡意關廠,或是四人以下單位的勞工,政府沒有強制老闆要幫員工加入勞保,讓他們老後得不到勞保年金的保障,工鬥用環島行腳來向政府及社會喊話,必須要有基礎年金制度來保障所有人的老年生活才行。

微幅的年金改革只能苟延殘喘一時,基礎年金制度才能打好高齡社會的地基

年金危機主要來自人口結構急速高齡化、少子女化,政府明知人口推估結果及未來社會的畸形發展,卻仍然沒有政治魄力進行大幅改革,只想把老人生活的責任丟給愈來愈少的青壯工作人口,丟給家庭及個人去承擔。年金制度失去了人口替代的世代平衡,政府本應將扭轉人口結構、提升照顧公共化服務、女性勞動參與率、增加勞動薪資、保障勞動條件等政策當作施政優先,但政府現在卻只想用調整年金財務參數的手段「繳多、領少、延後退」來延緩年金破產,但即使經過這波政府的改革方案,各項退休基金破產的定時炸彈,也只能苟延殘喘一些時日:

 

涵蓋人口

收支逆轉、入不敷出的年度

原本預估破產的年度

經過這波改革後的預估破產年度

勞保基金

1,014萬人

20181年後)

202710年後)

202912年後)

軍公教退撫基金

63.2萬人

20192年後)

203114年後)

203520501833年後,不同改革方案將有不同的延長效果)

國民年金保險基金

342萬人

203216年後)

205431年後)

政府這波改革不處理

這樣微幅的改革幅度,是要青壯世代以後自己看著辦?可見政府無法達成蔡英文總統選前承諾的年金改革第二項目標:「維持年金體系永續」。政府不想改變年金制度結構、不想打好地基建立第一層的基礎年金制度,只想暫且緩解總統任期四到八年內的年金財務面危機。至於幾十年後人口結構的年金危機,就丟給以後的總統去煩惱。

 

因此,我們共同呼籲立法院六月臨時會應優先處理「基礎年金法」草案,與公教年金法案一起併案協商,必須將資源優先配置建立第一層的基礎年金制度,才能在年金改革當中落實所得重分配,使老年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成為所有公民的基本權利,人人老後皆有基礎年金來保障經濟安全,包括從事家務勞動的家庭主婦或主夫、家庭支持體系較弱勢的同志,以及工作不穩定的單親、低薪勞工、身心障礙者、街友等,不致陷入老年貧窮。

 

 

發言稿  施漢陽(臺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理事)

北學聯身為年金改革委員會的青年代表,我們一直都認同並堅持年金制度的存在本就為實行「世代互助」以及保障「老年基本經濟生活安全」的理念,基礎年金的設立,不僅彰顯社會保險的意義、並實現不分階級與世代的分配正義,在隨著人口結構變遷所導致少子化與高齡化的現象愈發凸顯的情況之下,基礎年金的實施可以有效減輕個別青壯人口奉養長輩的負擔。

此外,青年世代面臨高物價、房價與相對低薪的挑戰,基礎年金的設立可以縮小貧富差距、降低世代剝奪、使不分職業別的高齡國民老年經濟生活受到良好且完善的保障。

在年金改革推行的進程中,北學聯期待並呼籲政府將我國的年金制度做出合理的調整,使其發揮兼顧世代互助與保障全體國民老年生活的功能,改善現行年金分配不正義的現象,而「基礎年金法」的設置與實施,不僅是年金改革的必要之石,更可以展現社會互助的精神!提升基礎年金的實質意義,才是改革該做的事,北學聯再次強調,請政府正視真正需要年金保障的族群,給予我們實質的承諾、以及決心改革的行動,謝謝!

發言稿  巫馥彤(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自立支援中心社工)

我們是服務無家者的芒草心協會,街友流浪以前到都是有工作的,他們努力為社會付出,但收入太低,導致繳了一輩子的勞保,老了卻只能領到幾千塊,連最低生活費都不到的錢,根本繳不起房租,不得以在街上流浪。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街友都是有工作的,他們年紀大、身體不好還是繼續工作,做最底層、沒有人要做、沒有任何保障、沒有勞保的工作,像是菜市場、夜市攤販、粗工、社區清潔工、舉牌工,努力為社會付出,盡力想過好自己的生活,直到做到哪天不能做了,再換下一個體力可以負荷的工作,直到走不動。

社會因為有這些人才得以維持我們每天的生活,但他們老了以後卻沒有任何保障,他們努力為社會付出,盡力想過好自己的生活。

整個社會有像多少這樣的人,收入連最低生活費都不到的人,我們沒有辦法知道,政府公開的資料上是查不到、看不到的 然而,根據財政部統計,有兩百萬人是所得太低不用繳稅的人,意思是,台灣可能有這麼多的窮人,在社會各個角落努力生活著。

等到哪天再遇到一個困難,家人生病了、自己失業了,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們其實就流落街頭了,只能睡在街頭、騎樓、麥當勞。 因此,一個健全的年金制度,應該要有所得重分配的內涵,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一環,承接有一天可能會掉下去的你我,這就是為什麼台灣需要重新分配,需要基礎年金!

 

發言稿  李玥慧(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秘書長)

大家應該記憶猶新,前陣子520當蔡總統面對低迷的民調,她說執政是為了推動改革而不是為了民調!

我們要告訴蔡總統,除了大財團給你的的支持和遊說意見之外,民調正是代表民眾對你改革的看法和政策的意見!

我們不知道大財團開的支票會不會跳票,但是我們正看到蔡總統你選前的承諾正在跳票:你承諾年金給付必須讓老年的經濟生活不匱乏,但除了一再挑起和軍公教的階級對立之外,對於其他九成民眾的晚年經濟安全生活是這樣岌岌可危,請問蔡總統你的改革方案在哪裡?

尤其是剛才前面幾位前輩提到的,那66%晚年只能領平均380012不到,蔡總統你的改革方案又在哪裡?

民主平台在今年五月曾經委託政治大學做過一份民調,其中高達74%的民眾都同意年金改革方案應該納入「全民基礎年金制度」,讓每一個年滿65歲的人都可以每個月領到至少$8000的年金,七成以上的人是有共識的!交叉分析結果更顯示,民進黨支持者中有77.8%是支持這項全民基礎年金方案!

這不只是我們要提出的方案,也是全民所支持的方案!

五月報稅季節剛過,蔡總統,我猜想你不需要自己報稅,更從來不會、也不需要為了你的老年生活有一絲一毫擔憂,但我們這些一毛都逃不掉的受薪階級所繳的稅,竟然佔這部分國家稅收的七成!七成!我們面臨著要不要生小孩、養不養得起小孩、教育小孩的擔心之外,還要再擔憂和顧忌著未來就是經濟上的下流老人之一!

因此,我們要再度呼籲蔡總統,尤其是立法院,六月臨時會應優先將基礎年金法案和公教年金法案,一起併案協商,以全民基礎年金方案「實現分配正義」」,以建立穩固的「社會團結」和具有「社會安全網」基礎的民主國家!

 

參考資料

基礎年金聲明的線上連署網頁 https://awakening.neticrm.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11
(發起及連署團體,共42個,持續邀請連署中)

 

發起團體:婦女新知基金會

連署團體

台灣女性學學會、全國教保產業工會、高雄市教保人員職業工會、高雄市輔育人員職業工會、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高雄市天晴女性願景協會、高雄市社區教育協會、屏東縣幼兒托育職業工會、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台南市教保產業工會、台北市教保人員協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性別不明關懷協會、手天使、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土拉客實驗農家園、女科技人學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台灣婦女展業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工人先鋒協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016工人鬥總統、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國立臺灣大學工會、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反貧困聯盟、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台灣貧困者扶助協會、臺北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桃園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台灣社會民主經濟學社

 
 
 
 
*
top
 
* *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